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暗里着迷

*现代AU,拳击手吞

  

  

  “茨总,您来了。酒吞先生刚上场,放心,我们给他安排的对手都有分寸,没有重伤对手的恶习。”地下拳击场的负责人引领茨木朝他专属的小包间走去。

  近来拳击场的幕后老板茨木频频来访,都是为了看最近名声大噪的酒吞的比赛。说来,酒吞还隐隐有拳王的称号,而他入行不过短短时间,实在是后起之秀。

  摄像头忠实地从各个角度记录着酒吞的一举一动,高清大屏转述着摄像头的所见,茨木咽了咽喉咙,让房间的人其他人都去门口守着。

  他欣赏着酒吞的每次出击与回避,汗水从酒吞泛着光泽的胸肌上流到腹肌。茨木忍不住回忆起他为酒吞抹橄榄油时的情形。酒吞几乎是赤/// 裸着地躺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露出光滑的后背。茨木的手顺着蝴蝶骨往下涂着油,借着涂油抚摸过一寸寸肌肤。他的手法很专业,也丝毫没有借此 亵 玩的心思,但在感受到细腻肌肤上透出的勃勃生机时,茨木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绮念。

  而当他涂到酒吞的臀时,他的手尽可能快速地为酒吞抹上油,但在轻轻拍打着臀肉让油渗入时,看着随着他的拍打而抖动的臀泛起的肉 浪。茨木忍不住幻想起自己肆意玩弄起这臀 肉时该有多快活,他的手规矩地抹着油,从臀肉下滑到大腿根,脑里却是这柔韧饱满的臀被自己咬出一个个牙印的画面。

  “啪啪啪啪啪啪!”屏幕里传来的激烈鼓掌声让茨木回过神,屏幕定格在酒吞流着汗水的脸上。酒吞双眼中透出的野性让茨木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触到时才发现手感不对。又一面屏幕正对准酒吞的胸肌,有些偏粉的红色乳  首挺立着,让人真想咬一口。

  他借着涂油的机会摸过酒吞的胸肌,从胸一路顺着涂到小腹,茨木回忆起来,都有些惊叹自己当时的克制和冷静。

  “酒吞胜!”裁判的声音传到茨木耳中。

  “茨总,酒吞先生似乎准备离开了。”门被叩了几下,随即响起男声。

  茨木立刻换下西装,换上一身青春活力的T恤短裤,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他出了房间,熟门熟路地跑到拳击场的后门,果不其然在那里撞见了刚准备离开的酒吞。酒吞已换下了比赛时穿着的短裤,只穿着黑色背心和长裤。

  茨木强行让自己的目光从酒吞身上移开,兴奋地说:“挚友好厉害!什么时候挚友也来和我比一场吧?”酒吞嗤笑了一声,踮起脚揉了揉茨木的头,对这柔软又毛绒绒的手感很满意,“本大爷才不和小孩比。”

  “我可不是小孩了,挚友。”茨木刻意展露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等你成为拳王再和本大爷比吧。走了,请你吃烤肉。”酒吞拍了拍茨木的肩。他当然不会知道茨木的真实身份,在他眼里茨木只是一个对拳击感兴趣又崇拜自己的普通学生,却没想过整个拳击场的选手没有谁能打得过茨木。

  不过……酒吞还挺喜欢这个总是跟在自己后面的茨木,虽然他从来都不说,但只有茨木被默许跟在他身边。

  耳边传来茨木夸着自己比赛的每一个举动的声音,酒吞咬着发带,把头发拢得更高了,然后灵活地缠上发带。他偷偷比了比身高,有了头发加持果然看起来比茨木高了。

  挚友真可爱。完全猜到酒吞心思的茨木微微低头,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笑容。

  到了烤肉店,服务生一见茨木就自觉把两人领到包间里,上了不少好酒。不同于主动为其他客人烤肉,服务员上了肉和佐料就离开了。酒吞也不会知道这间他常来的烤肉店也被茨木收购。

  茨木烤着肉,目光却停留在酒吞露出的肌肉上,热气缭绕,茨木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完全忽视了空调的温度已经偏低。

  “想什么呢?肉都焦了。”酒吞用筷子敲了敲茨木。

  茨木笑了笑,这才专注地烤起肉来,酒吞撑着脸看茨木烤,目光十分专注。茨木则为酒吞开了瓶酒,让他边喝边等。

  肉好得很快,茨木几乎没怎么吃,或者说他光是看着就已经饱了。他微微笑着看着酒吞大口吃肉大口饮酒。看着酒吞随着咀嚼时不时突出一下的腮帮,茨木都有咬上一口的冲动。至于随着吞咽而动作的喉结,就更让他想咬破,尝尝酒吞的血到底是什么味道。

  或许是因为这次上的酒品种不一,千杯不倒的酒吞竟然醉倒了。

  茨木先是叫了几声酒吞,见没有回应,才慢慢俯下身,在马上要碰到酒吞红润的双唇时停住,叹了口气,还是选择闭眼吻了吻酒吞的额间,还吮吸了下酒吞那撮刘海。

  “挚友……”

  完美错过了酒吞突然睁开的双眼中流露出的震惊。


评论(9)
热度(124)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