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江湖救急委托服务

*扶他茨注意!

*依旧是委托

  

  “吞吞,不好了!隔壁寮茨木变成女体之后变不回来了!”晴明冲进寮,好不容易站稳后扶了扶帽子。他刚想抱住酒吞,结果酒吞已被茨木举起,放到自己肩上坐着。

  “什么事?”茨木问。

  晴明干咳了几声,展开扇子遮住半张脸,“倒也没什么,只是想让吞吞去隔壁寮看看,据说只有酒吞能让茨木变回来。何况这次委托奖励异常丰厚,吞吞去了绝对不亏。”说到奖励,晴明的眼睛一亮。

  “不去。”茨木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本大爷要去。”酒吞从茨木肩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回来之后,本大爷要升五星。”

  或许是因为当初酒吞是被茨木带大的缘故,又兼之酒吞未觉醒前对茨木一口一个爸爸(尽管此事早就被茨木封口),酒吞的不少事都由茨木做主。但既然这次酒吞执意要去,茨木虽然觉得有蹊跷,也没有反驳他的意见。

  “神乐就在门口等你,你跟着她去吧。”晴明叮嘱完就抱着勾玉回房去数了。

  酒吞就跟着再晚一秒就冲进寮里来抢人的神乐走了。

  奇怪……为何总有不详的预感。茨木心神不宁,但他无法跟着酒吞前去,只得强行搁下这莫名其妙的担忧。

  “最强之妖,酒吞童子,登场!”

  进神乐的寮时,不知谁喊了一声,一下把庭院里所有式神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酒吞啧了一声,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樱花树下的……茨木童子,不,或许叫茨木姬更为合适。神乐则是一边让式神们回房,一边朝茨木小跑过去。

  “人我带来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神乐低声说,说完就立即骑上白狐绝尘而去,口里还嚷嚷着:“ 寒叶飘逸洒满我脸,吾儿叛逆伤透我心……”

  茨木低哼一声,站起来走向呆住的酒吞,露出一个妩媚的笑。

  酒吞竟然脸红了,无他,则是面前的茨木实在是太过新鲜,与记忆中总是跟随他的茨木童子不同,也与寮里如同他的监护人一般的茨木不同。

  白发不再披散,而是挽了高高的发髻,胸前鼓鼓的一片似乎呼之欲出,脸颊带了醉酒后的红晕,金眸也带着水气,实在是一位美娇娘的模样,独独那一只鬼手让人意识到——她,是茨木童子。

  酒吞倒退几步,茨木逼近,牵过酒吞的手,带他到樱花树下一同饮酒。

  “挚友来得好晚。”茨木的声音也变得如同女子一般柔润,让酒吞不好接话。

  尽管在酒吞的记忆里,他对调情十分熟稔,但记忆始终是记忆,而他从被召唤来起,从未与女式神有过单独相处的机会。因此,他对女性竟有些无措了。

  酒吞一口饮尽茨木为他倒的酒,脸上染上淡淡的一层红,“需要本大爷怎么做?”

  茨木低笑一声,再度为酒吞斟满酒,“只需和挚友交合一次就能恢复原状。如果挚友不愿,我也不会勉强。”

  什么?酒吞咬唇,硬生生把这两个字憋了回去。

  交合……的确在一向崇尚欲//望的鬼怪中不算什么。何况他还接了这个委托。但如今的酒吞童子,青涩得不知道该如何做。

  这就更有意思了。茨木舔了舔嘴唇。

  “挚友放心,一切有我。”茨木说完,就含着一口酒强势地吻上酒吞,将酒渡了过去。

  一吻结束,酒吞呛了几口酒在唇边,他强作毫不在意地舔掉,挑起茨木的下巴,重重撞上了茨木的唇,嘴唇都被弄破了。酒吞僵住,耳边回荡着自己越发大声的砰砰心跳。

           戳我

评论(6)
热度(65)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