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出乎意料的委托

*从时间顺序来讲是委托系列的中篇,姑姑来帮茨酒带BABY的故事,姑姑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前篇,后篇

  

  

  “真是奇怪啊。”我捡起地上不知何人扔下的委托,委托书旁还放着满满一盒御魂。

  展开一看,竟然拜托我去照顾两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唯一的要求就不能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我立刻就心动了,这种照顾婴儿的事,正是我最拿手的。把寮里的事物托付给萤草后,我张开翅膀,用力扇了扇风,飞向委托书上所写的地点。

  “呜哇哇哇……”接连不断的哭声响起。听起来声音洪亮,看来不是饿着了。我安心落地,快步走了进去。

  “茨木童子?”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守在木制摇篮边的式神。

  什么时候,竟然连茨木童子都有孩子了!我疑心是他抢来的孩子,不由得凑近看了看摇篮,不错,这正是茨木童子的孩子——看那白发、红角和金眸。

  等等,那个被抱着的棕色的物体是什么?

  我轻轻拨开那位婴孩的手臂,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鬼葫芦,如遭雷击。但,我毕竟是姑获鸟,立刻就抱起孩子,熟练地哄了起来。尽管茨木童子不是讨喜的妖怪,但他的小孩却十足可爱。在我抱着他的时候,还用柔嫩的小手戳了戳我的脸。

  真是熟悉的柔软触感。我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我忍不住感慨。我所在的寮里只有刚刚来的酒吞还是个小孩子,可他天天被茨木霸占,就连晴明都难以近身。

  “挚友!”

  是了,我就知道,酒吞童子肯定跟茨木童子在一起。我所在的寮里的茨木也总是用他的鬼手举着刚来的小小酒吞。我刚露出一抹微笑,就僵住了,跟着酒吞童子一起出现的,竟然还是茨木童子!并且这位茨木童子怀里还抱着一个抓着他头发玩的红发婴儿。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茨木童子,这两个孩子是……”

  “当然是我和挚友的!也只有我配和挚友产下后代!”抱着婴孩的茨木童子骄傲地说。

  酒吞童子竟然没有反驳,不过……他的模样……总觉得有些古怪。我认真地看了半晌,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露出的胸似乎变大,并且乳////晕也大了,而乳///首竟然沾了一滴奶白色液体,还显得又大又肿。茨木童子也发现,竟然当着孩子的面直接舔掉那一滴奶,惹得茨木童子怀中的婴孩嗷嗷叫了几声。

  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委托书上写着不能告诉其他人了。

  抱着婴儿的茨木童子走到我面前,迅速把婴儿丢给我。离开了父亲?的婴儿似乎有些不安,张了张嘴,刚准备哭嚎就被酒吞童子塞了一个奶嘴。

  真是一对不负责的父亲!我忍不住抱怨。

  “这是小茨,那是小酒。”酒吞童子先是戳了戳那个白发的婴儿,手指被含住。他用另一只手又戳了红发的婴儿,手指却被抱住。酒吞想抽手,竟然还拔不出,惹得两个茨木童子都来帮忙才成功。

  真是两个粘人的宝贝。我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两个娇嫩的婴儿。结果他俩都纷纷睁大了懵懂的眼睛,专注地望着我,还吐了几个泡泡。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竟然不好好照顾他们!实在太过可恶。我忍不住生出几分将他们带走的心思。

  “挚友,这下我们就能好好休息了。”听听,这是何等不负责的话语啊,将婴孩视作累赘的父母完全不配为人父母。 

  “想必晴明不会接受两个不在式神图鉴上的妖怪。”茨木童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

  “日后还要你经常来帮忙照看。”另一个茨木童子说。

  我也明白,我是无法打过两个茨木加一个酒吞的。另一个茨木童子的提议正合我意。只要这两个孩子能够在我的照料下安然长大,我便安心了。

  “跟上。”不知茨木童子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凭空开辟出一条道路。我跟着他们走了进去,内里竟然是一座辉煌的宫殿,只是庄严的殿内地上全是些小孩子的玩具,还摆着两个秋千。只是刚进来,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就不见了,两个婴孩立刻大哭起来。

  “挚、挚……呜哇哇……挚友……呜呜……”

  “呜哇呜……要挚友……”

  真是聪颖,这么小就会说话了。我一边在心里夸着他们,一边坐了下来,弄了两个做得十分粗糙的布偶到怀里。谁知道这两个小可爱扯过布偶之后,抱住布偶继续哭。我放下他们,抽出伞剑,挽了一朵剑花出来,果然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住了。

  我继续挥舞着伞剑,使出一招招花俏的招式,这两个小家伙就看得忘记了哭。真是好哄啊。我这么想着,飒飒飒了几下,收回了剑势。谁知道他们立刻就又嚎了起来,还丢掉了布偶,可真叫我难办。

  “你们要什么呢?”我温柔地问。

  “红色的…呜…挚友……”小茨抱紧了小小的鬼葫芦,歪着头看着我,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打在地上。小酒则是一边哭一边去抓小茨的头发。

  太可爱了。我暗暗想道。

  这个时候酒吞童子肯定不会出现了。我捡起布偶,忍不住嫌弃——实在是太难看了!我幻化出针线,按照酒吞童子的模样改造起这两个布偶来,虽然我在修补的过程中发现了这布偶依稀、似乎、大概就是以酒吞童子为原型缝出来的。

  在哭声的催促下,我缝得飞快,不一会儿就把两个布偶送到哭个不停的小茨和小酒怀里了。他们接过后,终于不再哭了,而是专心玩弄起布偶来,不仅捏来捏去,还时不时举起来亲亲。我松了口气,看着他们露出笑颜,忍不住满足地笑了。

  “好饿……”小酒一口咬住小茨的角。小茨完全不在意角被咬着,完全沉浸在玩酒吞玩偶的乐趣里。

  我刚想去为小酒找点奶////水,却到了委托结束的时间,不受控地飞了起来。我努力回头看着底下的小茨和小酒,在看到茨木童子出来把他们提走时才安心飞走。

  “这不正是我的吞吞吗?”

  “酒吞会回来的。”

  回到寮里,晴明正和另一个寮的晴明坐在庭院里闲谈。

  “呜呜呜我的吞吞……”他寮晴明一边哭一边死死盯着在一边玩球的酒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而茨木注意到了他的炽热目光,立刻就把酒吞抱走了。我看着茨木的背影,不由得期盼起来:他和酒吞什么时候会有孩子呢?

  


评论(6)
热度(51)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