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家里的茨木犬和酒吞喵的故事

*主人=晴明=玩家

  

  第一天

  

  “吞吞,快看,这是茨木哦。”晴明按住在怀里不断扑腾的幼犬。

  “喂!来打一架吧?”

  酒吞漫不经心地舔了舔前爪上的粉色肉垫,尾巴尖却轻微地摇来摇去,“啧,真麻烦。”

  茨木趁晴明蹲下来替酒吞挠下巴的时候窜了出来,围着酒吞跑来跑去,似乎在观察些什么。

  “喵嗷!”酒吞尾巴炸开,扭过头一看茨木正咬着他的尾巴尖。

  见酒吞回头,茨木立刻兴奋地跑开,酒吞果然追了上去,最终一个跃起,跳到茨木身上,用肉垫暴揍了茨木一顿。

  “本大爷才是这里的老大,知道没有?”酒吞按住茨木软软的布满白毛的肚皮。

  “挚友!”茨木摇了摇尾巴。

  “哈?”酒吞刚一放松就被茨木掀翻,“你这家伙,别乱舔!”

  总之,默许了这个称呼。

  

  玩耍

  

  酒吞打了个哈欠,舔了舔了胸前的毛,突然冲出一只幼犬,用头不住地蹭着他。

  “挚友!来玩吗?”茨木按住一颗网球。

  哼,还真是爱撒娇。酒吞任由对方蹭自己,矜持地一甩尾巴,把网球抽远了。

  两只同时窜了出去

  “呼呼……”茨木向前一伸头,马上就要咬住网球之时,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按住了球。

  “挚友好厉害!”茨木说着,又忍不住在酒吞身上蹭来蹭去。

  酒吞低头舔了舔茨木的耳朵毛。

  

  

  气味

  

  酒吞被晴明带出去玩。

  “……你身上怎么有这么浓的狗味?”博雅肩上的大天狗飞到酒吞身上,用喙啄了啄他的耳朵。

  “都怪晴明带回来一只奶狗。”酒吞想着茨木,尾巴直直得冲着天。

  晴明趁机撸了一把酒吞的尾巴毛,平时他一碰就被酒吞咬。

  

  气味(2)

  

    晴明带着酒吞和茨木一起出门散步。

  “那是酒吞吗?怎么一股茨木的气味?”

  “脖子上挂着葫芦,肯定是酒吞。”

  酒吞停了下来,左看右看,似乎在寻找是谁在说话。

  “挚友,怎么了?”茨木也跟着停了下来。

  酒吞低头嗅了嗅,又嗅了嗅身边的茨木。

  ——可恶,完全分辨不出气味有什么差别。酒吞气鼓鼓地继续前进,尾巴烦躁地甩来甩去。

  

  散步

  

  遛茨木的晴明累瘫,回家都没有力气亲亲抱抱摸摸酒吞了,只能看着酒吞被茨木亲亲舔舔蹭蹭了,并且茨木还会得到晴明没有的回应——被酒吞舔毛。

  

  

  洗澡

  

  “喵!放开本大爷!”酒吞四肢全部缠上晴明的手臂,连尾巴也缠了上去。

  “吞吞,只是洗澡而已啊。”晴明试着把手臂往下放,刚一触水酒吞就喵呜得叫个不停。

  晴明一狠心,拿起花洒就往酒吞身上淋,酒吞除了头上的毛,其余部分都湿漉漉的,显得他十分瘦小。

  “挚友!!!”被关在门外的茨木不知用何种办法打开了门,冲进了浴室。

  晴明手一抖,酒吞连头也湿了,眼睛显得大得出奇。

  “挚友……汪?”茨木看着因为毛湿了显得格外瘦小的酒吞,愤怒地上前咬了一口晴明。

  虽然没咬破皮,也叫晴明痛得松了手。

  酒吞立即跳到茨木身上。

  最终,酒吞还是被送到宠物店洗了澡,而茨木只能在家焦急地挠猫抓板。

  

  

  发///情

  

 “好难受喵。”酒吞烦躁地团成一团。

  茨木趴在酒吞身边,舔舔他的粉色小鼻子。

  酒吞盯着茨木,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走到茨木身后,刚想骑上去就被立即转身的茨木叼住脖子,带到了自己窝里去了。

  ……

 “混蛋!”

 “挚友……好美味”

 “喵呜……”

  被持续不断的叫声吵醒的晴明看着茨木窝里的不明液体,陷入了沉思。

  茨木趁机叼着酒吞到床上,霸占了中心,把酒吞团在自己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绝育

  ???

  在想什么?

  ……

  并不会发生这种事。


评论(5)
热度(91)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