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49片茨木与晴明

*游戏设定,晴明=玩家,私设碎片的人格和记忆都不完整

  

  晴明寮里的SSR只有酒吞童子,若算上碎片,则还有49个小小的茨木童子。

  这49个小茨木几乎霸占了酒吞出战之外的所有时间,甚至还想霸占酒吞的身体。但是被晴明以污染视觉为由把他们一个个从酒吞身上扒了下来,他在扯粘在酒吞胸上的小茨木时格外用力。小茨木们当然不同意,数次组团围殴晴明,但是晴明一开龟缩罩他们就没办法了,何况对他们而言,和晴明争夺还要浪费和挚友一起睡觉的时间。两方僵持之下,最终达成共识——茨木们可以粘在除了酒吞的胸之外的任何部位上。

   “腹部也不行。”酒吞说着,从腹肌上揪下一只小茨木。

  “这里更是不行!”酒吞呜咽了一声,红着脸从下体处扯下一只茨木。

  “挚友的臀肉好有弹性,不愧是……”“下来。”

    两只在酒吞臀部跳来跳去的茨木委屈地爬了下来。

  “挚友我在这里!”“挚友的头发好多!”“想看挚友散发!”“不许扯挚友的发带!”“地狱之手!”“地狱之手!”

  “不许在本大爷头上打架。”酒吞从头发里扯出茨木1号和茨木3号,连发带也不小心扯了下来。为了方便记忆,每个小茨木身上都挂了号码牌,按照到来的顺序依次从1号排到49号。

  “吞吞,让我来为你梳头吧。”晴明拿着木梳,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

  “晴明要碰挚友的头发!”“我来给挚友梳头!”“一只手也想给挚友梳头!”“比梳子还小也想给挚友梳头!”“晴明根本不会梳头!”

  ……

  “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最后一片茨木带回来?”酒吞忍不住问道,顺手把头发绑好了,还偷偷绑得更高了。这个问题他问过几次了,都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在他的记忆里这四十九片茨木来得很快,唯独最后一片迟迟不来。他怀疑过是不是晴明故意的,但岂会有不想要茨木童子的阴阳师?

  “吞吞,交好的阴阳师都没有茨木碎片了。我也没有办法。辛苦了,不如搬来跟我住吧。”晴明苦恼道,还深深叹了口气。

  不出所料,立刻就被酒吞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前不久,晴明仗着有为式神起名的权利为酒吞改名叫吾爱奶吞,被酒吞指使茨木们联合殴打了一顿。事后茨木们还夜袭了晴明的房间,强迫他把酒吞的名字改成茨木挚友或最强鬼王,被晴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并且还被狠狠威胁了——“再来骚扰我就把酒吞的名字改成只爱阿爸。”

  结果,“地狱之手!”“地狱之手!”“地狱之手!”

  ……足足四十九次地狱之手,连晴明隔壁房间的式神全都被吵醒了。酒吞倒是因为去参加酒吞童子大联盟举办的宿醉宴,对这件事丝毫不知。

  这件事的最终的结果,就是酒吞的名字又被改回了酒吞童子。晴明一边改还一边感慨世风日下。

  ——有你这种阴阳师,才会世风日下。

  酒吞本想这么说,转念一想,晴明除了轻浮之外,一向有什么好御魂、黑蛋等都是留给自己,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算算斗技时间也要到了,吞吞我们走吧。”晴明摇了摇扇子,又把姑获鸟、惠比寿、椒图、妖琴师叫到身边。

  “真想看挚友战斗的英姿啊!”“不用看都能知道是何等的潇洒自如!”“区区小妖,也配成为挚友的同伴?”“无论是何等强大的妖怪,都必将败于挚友的鬼葫芦之下!”

  “这次带一个茨木去。”茨木群立刻安静下来,每一片都专注地看着酒吞,眼睛随着酒吞的手转动。酒吞随手一指,“22号茨木。”

  22号茨木立刻得意地蹦出了茨木群,跳到酒吞身上,接着被酒吞小心地放在头顶上。

  “走吧。”酒吞对晴明说。

  结果,斗技结束后完全不记得打了什么,所有式神,甚至晴明脑海都回荡着的茨木的声音——“哈!如此弱小的妖怪也敢和挚友争斗!”“挚友不愧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鬼王!”“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啊,对面还不速速拜服!”“挚友又变强了!”

  “吞吞带他们回寮,我去隔壁寮一趟。”晴明揉了揉眉心,画了一道符就消失不见。

  所幸晴明走得快,不然一路上还要继续听茨木赞扬歌颂酒吞的诸多话语。同行的式神都加快了步伐,恨不得下一秒就回了寮。

  而与此同时,隔壁寮,晴明正和神乐一同饮茶。

  “那片碎片还要我帮你保管多久?”神乐问,心里却做好了对方不会再取回的准备。

  “再过段时日,我必定来取。”晴明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温柔得有些可怖的微笑。


评论(12)
热度(110)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