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猫吞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吞吞意外变成了喵

*喵之间,舔方处于较高地位,被舔方属于从属地位。

  

  

  楼里新搬来了一户人家,是一个单身男子和他的猫。

  他的猫生得异常可爱,性格却很凶悍,打遍整栋楼的猫无敌手。因为是长毛猫,所以掉毛比短毛猫多,常常能在楼道里见到他的偏红色的猫毛。

  老实说,我不知道那只猫确切的名字,听隔壁的青长直美少女青行灯说叫酒吞童子,可是他的主人又叫他挚友,而且不许我们叫他酒吞,要尊称他为鬼王。

  忘了说,他的主人叫茨木,真是奇怪的名字。

  酒吞,或者说鬼王,今天又蹲在楼梯的扶手上,审视着每个进楼的人。我猜想他是在等茨木回来。

  “鬼王~”我想上前挠挠他的下巴,却被他按住了手。

  “哟,酒吞。”住在我隔壁的青行灯小姐一下就捏住了酒吞尖尖的毛茸茸耳朵,立刻就被抓了一爪子。明明看见有血痕,我定睛一看时却消失了。

  “喵呜!”酒吞冲着青行灯哈气,他平常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对所有人都不屑一顾,只有他的主人茨木他才肯多看几眼,难得看到他生气的模样。

  “挚友!我回来了,久等了!”

  白发男子冲了进来,一把抱起酒吞,想凑上去亲他毛茸茸的猫脸,却被酒吞用肉垫按住脸,然后慢慢用舌头舔着他的脸,细致地从额头舔到嘴唇。猫只用嫩嫩的小舌尖舔人时自然很享受,若是真正用上了舌头,不可谓不痛,可茨木还是一脸享受。

  我摇了摇头,上了楼梯,回头一看,那只猫正直视着我,我立刻转过头,不敢再看。

  回家随便做了饭,匆匆吃完,等待着鬼王的巡视,他每晚都要巡视一圈楼里,似乎在检查有没有来新人。楼里其他猫虽然不肯让他进自己家,却也屈服于酒吞的武力之下。

  我打开屋门,留出一条缝隙,我就透过缝隙看着酒吞翘着尾巴气昂昂地在楼道里走着,身后还跟着他的主人茨木。茨木原本是不跟着酒吞的,只是有一次到了凌晨,出去巡逻的酒吞还未归家,急得茨木叫醒了全栋楼的人来找酒吞。也不知道酒吞是从哪冒出来的,一下就出现了,耳朵还气呼呼地紧贴着脑袋,看着毛发凌乱,估计和谁打了一架结果输了。从那以后,每次夜晚酒吞出门巡视,身后必定跟着茨木。

  说起来,酒吞这个名字,倒是名副其实,这只猫十分喜爱喝酒,我常常透过茨木家的门缝看见他眯着眼抱着一个奶瓶在喝。虽说是奶瓶,里面装的却是酒。他的醉态也十分有趣,我有幸见过几次。

  第一次是他喝醉后回家,不知道是在哪喝了酒,歪斜地跑回自家门口,十分可怜地呜咽着挠门,发现挠不开就用肉垫拍。发现还是拍不开后,尾巴都炸开了。重重地打了一会门后,发现门丝毫不动,他就窝在门口的地毯上睡着了。茨木回来时,想抱起他,酒吞警觉地惊醒,尚未反应过来爪子就出去了,茨木挨了一爪也没生气,开了门就抱着猫进屋了。

  第二次是他从家里冲出来,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酒吞平时走路悄然无声,如今却发出肉垫击打地面的可爱声音。他一路冲到楼下,最后一跃,跳进了恰好回来的茨木怀里,立刻就睡着了。

  我洗漱好后就躺在床上,摸出手机,开始看我偷偷拍的酒吞的照片,有洗脸的、也有认真地舔毛的、还有张开嘴露出锐利尖牙的哈欠照……各式各样的照片,几乎应有尽有。我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也养一只猫了。

  这天晚上,茨木家接连不断地传来喵叫声,让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没想到,第二天,酒吞不见了,甚至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出现。只是从那天起,茨木家里新搬进了一个红发青年,也叫酒吞。


评论(13)
热度(183)
  1. Zoey 河彖香动黄昏 转载了此文字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