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迷魂酒

*高中校园AU,学弟茨木X学长酒吞,含私设

*只是想写葫芦和打着打着突然不可描述而已><

  

  

  “喂,你们在干什么?”酒吞皱起眉看着角落。他没想到自己刚出校门就遇见勒索事件,对方还是几个陌生的小混混。

  尽管还是高中生,酒吞就继承了大江山,被尊称为鬼王。这个绰号不仅仅暗指他的武力高得不可思议,更是说他的行为实在如鬼一般神秘莫测,比方说他打架的工具居然是一个挂在腰间的中等大小的合金葫芦。

  “滚远点,别惹事。”那几个小混混亮了亮小刀。

  酒吞走近才发现被勒索的是新来的转校生,茨木。他和对方没有打过交道,听说是个从不惹事的优等生。一见才发现对方的装扮实在是亮眼——一头明显违法校规的蓬松的白色长发。

  虽然没有帮助同学的好习惯,酒吞还是出手,他拽下葫芦,茨木尚未反应过来,那几个混混就倒地了。茨木偷偷捡起他们掉落的小刀,放进书包里。

  他本想自己解决这群混混,没想到……这个人,实在是太耀眼了。

  “以后没问过本大爷,不许出现在这里。”酒吞撩下话就走了。

  在转校前,茨木听过鬼王酒吞和他的大江山。如今一见,他一改之前对有关酒吞的传说不以为意的态度,下定决心要追随酒吞。一直以来,他的生活都非常乏味,只有学习和练拳,直到酒吞利落的身手点燃了他。

  异常地想和酒吞对打,想要他认真地注视自己。茨木想着,顺手拽起被打倒的混混,狠狠揍了一顿,企图缓解心头的燥热。直到对方哭着逃跑,茨木才收手回家。

  家里依旧冷清,毫无人气。茨木叫了外卖,草草吃完,便开始写作业。

  洗漱完毕后,茨木躺在床上,闭上眼,酒吞的身影却驱之不去。

     “只有你能成为我的挚友,酒吞。”

  茨木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都无法入眠。他摸到下体,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闪过酒吞的脸,顿时就出来了。弄完后,困意自然涌上身体,茨木沉沉睡去。

  “和我打一架。”

  第二天,茨木就找到酒吞,径直说道。

  酒吞同意了。

  他似乎没有动,又似乎动了,茨木只看见他的葫芦在动,他凭着经验出拳,却不知有多少真正打中了酒吞。

  “到此为止。”

  酒吞赢了,尽管赢得不轻松。

  “我同意了。”酒吞朝茨木伸出手,“你想要加入大江山吧。”

  茨木握住酒吞的手,借着这股力站稳,“我想要你成为我的挚友。”他注视着酒吞,眼睛如同落了星辰一般闪亮。

  “……好。”

  茨木忍不住笑了,却牵扯到伤口,笑也笑得不痛快。酒吞也伤得不轻,他未料到今天会和人切磋,也就没有带伤药。所幸两人脸上都没留下痕迹。

  “我家有药。”茨木提议。这种伤医务室也能处理,但……他就是想让挚友去他家。酒吞似乎对医务室没有好感,一听他的提议就同意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出校门,茨木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

  一路上,茨木刚说了一句挚友真是强大就被酒吞捂住嘴,他发现司机诧异地盯着他们。接下来,则是一路沉默。

  “嘶……”酒吞为自己涂着正骨水,他很久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茨木常年练拳,受伤是常事,他闷声不哼地上了药,干脆盯着酒吞。酒吞为了上药,上身的衣物全都脱了。他的身体一看便知道饱含着力量,这无疑吸引着茨木,更扰乱他心神的是酒吞的胸肌,分明是肌肉,却比巨ru更让他心神动荡。

  酒吞没有注意到茨木的目光,他被另一件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他的下属发短信说比酒量输了让他来救场。

  “我立刻就到。”酒吞随意地抓起一件外套穿上,甚至都没发现大了一号。

  “我和你一起去。”茨木立刻跟上酒吞。

  他们一起上了的士,酒吞抿着唇,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景物。他默默数着,一秒,两秒……手突然被握住。酒吞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他想:茨木的手竟然比自己大一圈,恰好能完全包住。

  酒吞领着茨木闯了进去,朝着人最多的地方走去,拽着茨木硬是走到了最前。他的得力干将星熊眼前一亮,拉过酒吞,低头说:“我跟他们斗酒输了。”酒吞没有理他,数了数桌上的酒瓶,一共六瓶。酒吞拿起桌上的开瓶器,把六瓶都开了。和星熊斗酒的人愣愣看着酒吞。酒吞扫了他一眼,举起酒瓶,如同饮水一般,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他放下空瓶,又拿起第二瓶,同样是一口气喝完。第三瓶亦是如此。

  茨木着迷地看着酒吞一动一动的喉结,不知为何有些躁动,仿佛喝下酒的是自己。

  “不过如此。”酒吞说完,拿起了第四瓶,刚想喝,却突然觉得浑身燥热,尤其是脸热得离谱。烈酒会令人身体温暖起来,只是如今散发出的热度过了头。他没有醉过,无法判断是酒有问题还是自己醉了。

  “挚友的脸好红。”茨木第一次见到脸颊红若桃花的酒吞,不知为何,自己的脸也微微红了。

  酒吞后退了几步,朝星熊比了个手势,拉起茨木的手,冲进了酒吧,随手拦了一辆车,把茨木塞进去,刚想转身离开,就被茨木扯进了车里。茨木报了自己的地址,给司机塞了钱,车飞快启动,把酒吧远远抛在身后。

  酒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大脑变得模糊,只觉得想要发泄出来……他的手不知不觉往下滑去。

  不行……酒吞不容许自己在这种地点做出来这事。他一点一点收回手,同时还在不断出汗,衬衫完全粘在身上,比没穿上衣看上去还要糟糕。茨木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无法移开目光。

  “到了。”司机的话让两人都稍微清醒了。

         点我

评论(1)
热度(52)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