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奥尤】跟迟钝的人谈恋爱

*尤里:才不是谈恋爱!

 

下雨了。

尤里看着不算大的雨点,打算冒雨冲回家,刚迈出一步手就被拉住了。

奥塔别克:“要和我一起走吗?”

他撑开伞,这把伞将将能容纳两个人。

尤里啧了一声,乖乖被奥塔别克牵着走了。

奥塔别克把伞向尤里那边倾斜。

“喂,你是没力气了吗?我来担伞。”尤里挣开被奥塔别克握住的手想去抓伞柄。

“有。”奥塔别克说完,搂过尤里的肩,让尤里就像靠在自己怀里一般,伞仍旧倾斜着,只是不太明显了。

 

 

间接接吻

尤里:“你的面看上去很好吃。”

“是沾酱面。”奥塔别克夹起面条,就往尤里口里送。

尤里自然地吃下了,奥塔别克接着又喂了一勺汤。

尤里开始吃自己的博多拉面,红汤头实在是辣得过分了。尤里眼角泛着泪光,随手拿起一杯水。“那杯是我的哦。”维克托说。

尤里嫌弃地放下,奥塔别克立即递上一杯水。

“喂,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尤里放下奥塔别克的水杯,瞪着不知何时坐在自己对面的维克托和胜生勇利。

 

 

生日礼物

“哈?为什么织这种奇怪的毛衣送给我?”尤里挑起眉,无意识地揉着手里的毛衣。

“你穿很好看。”奥塔别克专注地望着尤里。

“那我试一下。”尤里随意地脱光了,把衣物甩在沙发上。

奥塔别克的脸有些发烫,却没有扭过头。

“穿反了,但是很好看。”奥塔别克看着尤里胸口的粉红乳首,忍住了想舔一舔吸一吸的冲动。

“真麻烦。”尤里脱下来重新穿好,这次好好地露出光滑白皙的背部和臀沟了。

“我去一趟厕所。”奥塔别克抓起外套给尤里披上,然后快步走进厕所。

留下尤里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背影。

 

 

这次是粉丝寄的生日礼物。

尤里拆礼物拆出了一套豹纹开胸内衣。虽然是粉丝的心意,但是送这种女性内衣,尤里皱起眉。“交给我处理。”奥塔别克把这套衣服收进一个袋子里,继续陪尤里拆礼物。

很久之后。

“你怎么还留着!”尤里虽然抱怨着,还是乖乖穿上了。

“你想要新的款式?我会去买。”奥塔别克抱起尤里朝床走去。

 

不纯洁交往嫌疑

“你和奥塔别克,是在交往吧?”米拉走到正在压腿的尤里身边。

“哈?我们是朋友!”尤里换了一条腿。

米拉:“每天都睡一起还不算交往?还有每天都一起吃饭吧。”

尤里:“那是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只有一张床,而且床够大。”

米拉:“哦?再买一张床也……”话未说完就被奥塔别克的呼喊打断了——“尤里,去吃饭。”

尤里轻松地放下腿,朝奥塔别克走去。

“真的不在交往吗?”米拉有些困惑。

 

KISS

“那两个人,是在接吻吧?”米拉睁大眼睛,确认是尤里和奥塔别克。

尤里踮起脚,捏住奥塔别克的下巴,飞快地亲了一下。

“下次我会赢。”奥塔别克说。

最近他们在玩跳棋,赢家可以亲一次败方。

他们之间的胜负接近五五开。

“还说没有在交往?”米拉突然拍了拍尤里的肩,尤里一个踉跄。

“那只是游戏规则,我们是朋友。” 尤里说。

“嗯,我们是朋友。”奥塔别克附和。

 

男友衬衫

“出门太急了,穿错衣服。”尤里把皮带扣到最后一格,这套衣服大了一号,穿起来松松垮垮。连内裤也有一点松,只有一点。

匆匆赶来的奥塔别克提着一个袋子,带尤里去更衣室换衣服。

豹纹外套,老虎头T恤,豹纹内裤,黑色长裤,这些全都带过来了。

顺带一提,奥塔别克没穿错衣服是因为一上身就发现格外紧。

 

 

夜间生活

今晚是骑乘。

“呜……呼……太深了……我要下、下来……唔。”尤里几乎是瘫倒在奥塔别克身上,想要撑着奥塔别克的胸口起来,但是一动就受不了了。

“换个姿势。”奥塔别克搂紧了尤里的腰,一个翻身,稍微退出了一点。

“呜……”尤里紧紧咬住奥塔别克的肩。

今晚,尤里也被满满的中出。

 

 

正式确立关系

“尤里,你有交往对象吗?”奥塔别克问。

“当然没有。你也没有吧?”尤里反问。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心跳加快。

奥塔别克摇了摇头,“做我的男朋友,愿意?还是不愿意?”

奥塔别克向尤里伸出手。

尤里握住。

夕阳柔和地拂过两人的脸,身后的彩色蜥蜴流着水。

总之,两人顺利地交往了,以及确立关系之后一点变化也没有。

 

*成为朋友和成为恋人都在奎尔公园,大概度蜜月也会去一趟吧。

 


评论(4)
热度(112)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