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奥尤】神秘女友

*记者小哥视角,第一人称

*无性转



          哈萨克斯坦的英雄疑似有女友的消息在报社流传。

          前辈把几张照片拍在我桌上,发出重重的响声。“一定要挖出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前辈双眼发光。

          我仔细翻看照片,第一张是奥塔别克搂着一个人的肩,那个人几乎完全被挡住,只露出几缕金色的发丝。第二张是奥塔别克骑着机车,身后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机车装的人,依旧露出了金发。第三张是奥塔别克牵着一个穿着豹纹外套的人在动物园看老虎,看不到脸,通过发色、头发长度和纤细的身形判断和前两张是同一个人。

          “只有三张照片?”我最近才开始负责奥塔别克的新闻,而前辈很早之前就开始报道奥塔别克了。前辈点了点头,“就连奥塔别克的SNS也没有他的照片,最近倒是多了些和尤里普利赛提的合照。要是说金发也对得上,但是照片的地点不吻合。何况,尽管俄罗斯的妖精有着惊人的美貌,我们哈萨克斯坦的英雄也不会是同性恋吧。”说完,前辈拍了拍我的肩,就回到自己座位了。

           我叹了口气,收拾了相机和录音笔,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我看过所有奥塔别克的采访,他谈的内容都和花滑有关,他个人资料很少提及,就算被问到私人问题也只是模糊回答。

          看来,只能学狗仔盯梢了。

          好在我过去当了很久娱乐记者,如今也算是重操旧业了。

          这段时间是花滑选手的短暂假期,奥塔别克一直在圣彼得堡。我也因此获得了公款旅游的机会。

          我就住在奥塔别克对面的酒店。我的房间也正对着他的房间的落地窗,他竟然一直拉着窗帘,不留一丝缝隙。

          这么小心,难道他的神秘女友就在他的房间? 我忍不住嘀咕。他的作息并不规律,每天亮灯、熄灯的时间都不一样,这可和我听说的不一样,这更让我怀疑了。

          到底是怎样的美人呢?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了。

          在熟悉圣彼得堡的约会胜地和冰场后,我开始跟踪奥塔别克。前几日我尝试过跟踪,只不过跟了几步就丢。

          不出所料,他不是独自出酒店的,和他同行的人与照片上十分相似——尽管用帽子和墨镜遮住了脸。他们叫了一辆车,我也慌忙坐上预订的车,让司机跟着前面的车。司机用奇怪的目光注视我,还嘟囔了几句,不过我没听清。

          他们去了叶卡捷琳娜花园,并没有参观宫殿,而是坐在花圃里的一处长椅上。我则假装看雕塑,站在他们附近,拼命想听他们的聊天内容。他们用俄语交谈,看来这位神秘女友是俄罗斯人。我也庆幸自己的俄语不差。这位女友的声音有点粗,不像少女般清脆,反而更像少年……或许是感冒了。我想。

          他们说话声不大(情侣总爱低声私语),我只能隐约听到几个词——“猫”“冰刀”“皮罗什基”

          奥塔别克从背包里拿出一瓶可乐,拧开递给那名少女,她接过后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接着她凑到奥塔别克耳边说了什么,奥塔别克咳了几声,然后如同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她的唇。

          我立刻拍了下来。

          没过多久,他们就站起身,准备离去。我也装作闲逛的样子跟在他们身后。他们接下来去了餐厅,那件餐厅有包间,是情侣表白热门地点,我便没有跟进去。虽然想过收买侍应生,但人生地不熟,我不能轻举妄动,我也怕打草惊蛇。

        于是,我就坐在餐厅门口附近的长椅上看报纸。

         等他们出来,我又继续跟着,他们又去了一家猫咪咖啡厅。我等他们的餐上来了,才慢悠悠走进去,坐在他们附近,随便点了一个套餐。

        那名少女十分受猫欢迎,几乎整家店的猫都围着她身边,有的还想往她身上爬,甚至还两只为了谁能霸占她的大腿而打了起来。与此同时,她的帽子也被这些毛绒绒折腾掉了。

        金色,及肩,部分头发被随意地扎起。

        这个发型似乎有些熟悉。

        不过她始终没有摘下墨镜。

        在猫咪咖啡厅,奥塔别克几乎没有和她交谈,只是一直看着她逗猫。不得不说,他专注的眼神、微微翘起的唇角,都十分惊悚。

         我趁机拍了下来。

         今天收获颇盛。

         我满意地离开。今天再跟下去也不会有突破的成果。

          回到酒店,我翻出俄罗斯速滑、花滑女选手的资料,一个个核对,没有一个能对上。

         莫非是明星?

         我叹了口气,开始看俄罗斯的娱乐新闻,看看有哪些女星最近在圣彼得堡。

          金发对上了,发型却对不上。发型对上了,身高又不对。身高对了,身材却对不上。

         到底是哪里来的妖精?

         我倒在床上,拿出手机刷了刷奥塔别克的SNS——没有更新。接着我又刷了刷尤里·普利赛提的SNS——也没有更新。我关注尤里·普利赛提仅仅是因为他的脸,屈服在他让人向路西法献出灵魂的美貌之下。

          第二天,他们去了特训冰场。

          我没有权限进去,只好在外面蹲等。

         不过,训练也能带家属吗?

          在附近的餐馆耗了一整个白天后,他们终于出来了。

          奥塔别克和尤里·普利赛提肩并肩走出来,接着尤里上了奥塔别克的机车,两人疾驰而去。

          我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但没有实质的证据便无法报道。

          接下来我没有再去跟踪奥塔别克,而是想办法以花滑爱好者的身份混进特训冰场。这的确费了我一些时间,不过幸运的是,有志愿者会去负责几日后勤。

          机会来了。 

          令我遗憾的是,这几日都没有什么爆点,他们之间甚至都没有身体接触!

           而报社给我的死线也快到了。

           我不得不做好失败的准备,开始想向上司解释的措辞。

           但——

           无心插柳柳成阴!

           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照常跟踪奥塔别克, 这天他们在河边散步,夜色越来越深,离去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只剩他们两个,还有躲在树后的我。

           奥塔别克摘下口罩,他的同伴扯下帽子和墨镜。

           果然是——尤里·普利赛提!

           这时吹来一阵冷风,我打了个冷战,尤里的金发飘扬在空中。奥塔别克伸手压住尤里乱飞的发丝,低头吻住他的额头。

           我激动地拍下照片!

           那个吻持续的时间很短,还好我手速快,及时捕捉到。

           然后,更让我热血沸腾的事情发生了——尤里抬起头,他们接吻。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很长,长到我连拍了几十张照片。

           等他们吻完走远了,我才慢慢站起来,蹲久了脚有些麻。我哼着歌回了酒店,这次一定能让我一战成名。

           我通宵写好了稿,配上图片,让奥塔别克否认都没有机会,兴冲冲地把稿传回了报社。

           没想到,当我回到报社后,却被告知这份稿被压下来了,不能发。我的职位也被调动了,不再负责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的女友就这样成为了一个不能解开的谜团。

          ……

          过了很久,当我已经不用再跑新闻、成为了总编辑时,当尤里退役时,当奥塔别克在世界媒体面前告白时,我接到上面的要求,留一个版面来写奥塔别克和尤里一路走来的不易与坚持。

          呵呵。我忍不住冷笑。

          翻出以前拍的照片,我决定亲自操刀,让他们成为头条,题目就叫——     

          奥塔别克的神秘恋人——尤里·普利赛提


评论(5)
热度(176)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