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遥凛】关于友人喜欢自己这件事

*御子柴部长视角,第一人称

“哟,松冈!”

今天,我本来是照常去附近的餐厅吃饭,突然看见我昔日的队友兼王牌正坐在我的前方,心不在焉地用叉子随意叉着披萨。

“部长……”松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喂喂这么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完全叫人放心不下啊,不是在澳大利亚发展得不错吗?

我主动端起盘子坐了过去,松冈有些吃惊,但也没说什么。

“怎么了?这么一副苦恼的样子,假期就该愉快一点。”我拍了拍松冈的肩。

“最近有件事情……和游泳,不,也不算无关,但是一直找不到人商量。”松冈低下头,似乎才发现那块披萨已经被他戳得不成样子,皱着眉,叉起一块,迅速地吃了。

“要是信任我,就告诉我吧。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曾经的部长哈哈哈!”说实话,或许是因为他和江相似的脸,每次看着松冈苦恼,我都有种上去去解救他的冲动与责任感。

这家伙,不看着就不行啊。

“我最近,啧,最近发现遥,就是七濑,喜欢我。”镇定地抛出这么一个大雷后,松冈低头继续吃。

喂,男人和男人之间……仔细想想如果是松冈的话,可恶,有点糟糕啊。

只要是松冈的话,突然就能理解了。

我猛地灌了一大口水,“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我去遥家留宿,结果他竟然在半夜突然吻了我。那个笨蛋,根本就没有掌握偷吻的技巧吧,当他伏下来,心跳声我都听、部长,你没事吧?”

我猛咳了几声,朝松冈摆了摆手,“呛着了。那你是怎么想的?”

松冈别过脸,眼神飘忽,我正好看见他的耳垂,上面明晃晃的一个蓝玛瑙的耳钉,像七濑的眼睛。松冈的中指也戴着戒指啊,看款式只是耍帅用的。

我突然松了口气,却不知道为什么。

“我……之前也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毕竟我们是朋友啊,遥那个家伙,以前都没有提过。现在弄得我也不……”

“你开心吗?”我忍不住打断了松冈。

松冈摸了摸耳钉,“要说开心什么的,还是困扰更多啊。啧。每次回日本都是住遥那里,现在一起睡也会觉得尴尬吧。想着那家伙会不会突然就吻过来之类的。”

喂,这什么状态啊,真的不是在交往吗?正常的两个男人会一起睡吗?这么自然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还有啊,与其想想会被吻还不如想想自己贞操,说不定会被上了啊。稍微有点自觉吧,松冈。就算是那个恋水出名的七濑,在心上人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身边时候,也会想做些什么。

毕竟是男人啊。

“但也不讨厌。就是有些吃惊,昨天晚上在遥亲完之后我几乎是立刻就睁开眼了。啧,遥居然吓得摔到我身上了,有胆子做就该有被发现的准备吧。压在我身上遥还是面无表情,然后居然问了要做吗。”

松冈说到这里,唇角微微上扬。

估计就想被七濑偷吻了,发现之后还是眼睛发亮的地看着七濑吧,脸红红的,还舔了舔嘴唇,难怪七濑会说这种话了。

“虽然说立刻拒绝了,遥也没有伤心。果然就是随便说说吧!”说到这里,松冈尾音飙升。

这种话随便说说才比较好吧……这根本就是已经喜欢上七濑了吧。

“早上醒来,遥已经在做早餐了,我趁着他在煎青花鱼就跑了出来。”松冈低着头,转着手上的戒指。

“你们平常都做什么?”

“平常联系就是寄信。”松冈说到这里,似乎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我放假的时候我会回日本找遥,寄居在他家里。要说一起出去玩,朋友之间不是很正常吗?去水族馆,去看樱花之类的,最经常还是一起游泳。”

“要说遥送过我什么,除了青花鱼和泳裤,就是画了,老实说,画得相当不错。”

脸都红了,七濑到底画了什么啊,松冈。

我按住松冈的肩,让他看着我,“听着,松冈。你能接受七濑和其他人恋爱吗?”

“遥才不会!”

“所以,答应我。”

“你!喂!你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

松冈一回头,看见七濑站在他身后,气得站起来转身就走,结果被扣住手腕,甩也甩不开。

“你都没有好好地告白过吧。”

松冈见甩不开,停下来气鼓鼓地瞪着七濑。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七濑的耳朵上戴着和松冈同款的耳钉,只不过是红玛瑙,手上也是,在中指上戴着和松冈同款的戒指。

我端起咖啡,一饮而尽。等我喝完,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真苦啊,咖啡。

评论(2)
热度(76)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