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遥凛】画

最近,佛罗伦萨人人都在谈论一名来自日本的画师。

他画的纳西索斯溺水图被展出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语。

不同传统的金发碧眼,这名日本画师画的纳西索斯却是红发红眼。

浸在水中的红发的红给人流动之感,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湿漉漉的柔软头发。而那双胜过日光下闪烁的红宝石的眼,光是看着就觉得心悸,无法,无力,移开双眼。被水浸没的身体恍若与水融为一体,被死神亲吻的嘴唇红得一如清晨的红玫瑰。

一场死亡的盛景。

而画师也被发现死在画前,死因是失血过多,手腕上有几处刀痕,奇异的是,地上没有一丝血迹。

本来无名的画师因为这幅巨作被捧上神坛。

画作的真相随着画师的逝去失去了诉说的机会。

只有月亮见证了一切。

日本画师姓七濑,从日本远渡至意大利,那副纳西索斯本是他一位顾客点的单,他匆匆画了一副交给顾客后就闭门不出。

那是一个月光照得房间亮如白昼的夜晚,七濑醒了过来,一个念头紧紧抓住了他——画纳西索斯。

这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不同那副交差的金发碧眼的少年,七濑鬼使神差地选用了从未有人用过的红发红眼的搭配。

但他调不出满意的红色。

画像在心中成形,颜料却无论如何也对不上。

七濑烦躁地扫落桌上的画具,手腕堪堪被划了个口子,血顺着流到画布上。

就是这种红!

七濑夜以继日地作画,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拿笔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在他流尽最后一滴血时,他的红玫瑰终于得以绽放。

萦绕在七濑心上无法抹去的人,终于展露了全貌。

画师颤抖着吻上画中人的唇。

“My muse……My rose……”

死去的画师没有看见画中人微微颤抖的睫毛。

过了几日,闻到血腥味又敲不开门的房东报警了。

那副巨作,也被发现。

直至有人闯了进来,警察们才回过神来调查死者。

这幅画,如今就在在乌菲齐美术馆。

“接下来就到了乌菲齐最珍贵的藏品,日本画师七濑遥的纳西索斯。”

这幅画前永远是寂静的。

“啊!对不起!”

匆匆赶到美术馆入口的七濑遥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一身奇怪的希腊装束,熟悉的红发红眼令人无法移开眼,奇怪的是,那一头红发是湿的,倒像刚淋过雨一样,可这分明是晴天。

一种强烈的预感爬上遥的心头:一定要抓住这个人!

遥下意识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你叫什么名字?”

“松冈凛。”

对方不仅没有生气,还回了他一个微笑。

“喂,遥,今晚来美术馆找我吧。”


评论(4)
热度(20)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