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遥凛】去年的鲛柄学园祭

*庆祝遥凛mook

公主抱妹抖凛梗出自event

——如果没有昨天的比赛,凛可能会觉得这是就是平时的遥,还是那个有求必应的遥。可是…… 

以上小说原文。平时有求必应的遥←凛的印象,我还能说什么


鲛柄学园祭这天,遥独自来到了鲛柄。

尽管恋人再三强调,“不要过来!!!”

但命运的指引还是让遥来到了鲛柄。

此时鲛柄一派欢腾。

“听说这里的女仆咖啡厅有珠穆朗玛峰级的女仆诶!”

“走走走!”

外校的女生笑着跑走。

“真是太感谢御子柴了!能看到松冈的女仆装!就算花光钱也无所谓了!”

“哈,那么喜欢松冈为什么不去水泳部啊?”

穿着鲛柄校服的男生在身边手舞足蹈地大声说着,旁边还有一个一脸不忿的女仆。

“别肖想了!松冈是我们水泳部的!”

“哈哈哈!今天不是!”

原来如此。

遥轻易猜出了真相,也就明白了为何昨天对方在电话里结结巴巴地命令自己不要来。早就知道凛的任性,遥本想一如既往地答应他,但是青花鱼执意指向鲛柄的方向。

命运在鲛柄等待他。

青花鱼努力传达着自己的话。

作为青花鱼真爱的遥立刻解读了,稍微犹豫了一下,遥还是毅然决然去了。

那个家伙,说不定是像小时候一样被叫凛凛才不想我去。

太任性了。

明明就叫凛,从小就不许别人叫凛凛,叫小凛也要撇着嘴。最后不还是被叫习惯了。

小凛——

总是被这样称呼吧。

这样想着的遥,善解人意地独自去了,并且超幸运地没有碰见江。

朝着人流最多的方向走去,就是女仆咖啡厅了。

遥推门进去,就看见凛穿着女仆装,坐在桌子上,脚踝上还系着红线。长袜的白色更加突出了红线。鞋子还是圆顶的红色小皮鞋。头发放了下来,完全就是一个漂亮可爱的短发女孩子了——只要不露出那口鲨鱼牙。

鲨鱼牙也很可爱啊。遥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反驳。

头发放下来有点可惜,在遥看来,帮凛编辫子实在是很有趣。特别是编成麻花辫后 凛那副有点小生气又无奈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厌。虽然现在凛对麻花辫适应良好,但那样的表情在床上也经常能看见。

“遥?!你怎么来了?”凛瞪大了眼睛,激动地站了起来,想朝遥走去,结果刚一碰地就自动领略了galgame女主必备技能平地摔,直接摔遥怀里了。

“部长去戏剧社借的鞋子太小了,还硬是要我穿上。”凛低声抱怨。

在比对方矮了一公分的劣势下,遥抱起了凛,还是公主抱。凛不满地挣扎,妄图脱离遥的怀抱。但难得能报一抱之仇的遥怎会让凛得逞,反而抱得更紧更稳了。

这里的挣扎也引起客人的注意,何况还在门口,不少相机都激动地闪光。

凛机智地用遥的手臂挡住脸。

“你工作做完了吗?”

“部长?”

凛不得不露出脸,强装淡定地望向御子柴清十郎,忽略了一片灯光和咔嚓咔嚓声。

“辛苦你了,松冈。可以去休息了。江没有来吗?”御子柴先是爽朗地笑着,接着又紧张扫视了一圈,颇为遗憾道。

凛本想自己去后面换衣服,但小皮鞋阻碍了他的行动。凛不得不享受着遥的怀抱。

一进更衣室,凛首先甩了鞋,闪进一间里开始换衣服。风扇贴心地涌风聊起帘子,凛的长腿若隐若现,光滑白皙。

但遥知道,在凛的大腿内侧,纹着一只腾跃的海豚。

“走吧。”凛穿着校服出来了,把叠好的女仆装放着凳子上。

“要辫辫子吗?”遥平静地问,就像问今天还喝可乐吗。

“哈?”凛先是疑惑,接着反应过来,坏笑着说,“我没有带发圈。”

“我有。”遥露出手腕上的黑色橡皮筋。

“没有梳子。”

“有手。”

学园祭一天,鲛柄的风景真是格外美。

而遥也完美地保守了秘密。

除了凛和他自己,没有人知道那天他来了鲛柄,甚至在一年后和真琴聊天时,遥也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去年没有来很遗憾之类的话呢。

评论(5)
热度(45)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