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我的女神(4)

*本章似→凛

*爱酱视角

刚入学的初中生似鸟爱一郎对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并不清楚。因而当他拉住身边的人问那个踩着滑板的人是谁时,对方诧异地看他一眼,“喂喂那可是二年级的松冈前辈啊,你居然不知道?”

“松冈前辈……?”

似鸟低声咀嚼着这个姓氏。

这会已经看不见了,就连刚才也只是一阵红色的飓风扫过。

松冈并不是一个少见的姓氏,似鸟从前并没有特别注意。一旦在意,才发现原来这位松冈前辈实在是太霸道,但凡提到松冈,就一定是指他。

霸道得连松冈这个姓氏都要独占。

但似鸟偏偏不想这样叫。

松冈前辈什么的,啊啊,凛前辈。

“啧啧看不出来啊,不过要对松冈前辈不感兴趣也难。”同伴推了推似鸟,眼睛发亮地看着前方。

这次是骑着山地车,没有踩滑板,红色的长发同样被吹得向后飘扬,像正在坠落的枫叶。

“凛前辈……又没有穿校服啊。”似鸟低声说。

“这种事情,不被风纪委员抓到就没事吧。”同伴笑嘻嘻地拍着他的肩,“行了,快走吧。”

走到前面才发现,凛前辈被拦下来了,还明显仗着腿长没有放脚撑,就靠腿撑着。

粉色头发的风纪委员笑看着凛前辈,旁边还站着一个同样戴着袖套的女生倒是微微皱眉。

“凛又不穿校服吗?”温柔的女声,和凛前辈截然不同。

“校服在宗介那里,等下就去换。每次都这样你还没习惯吗?”凛前辈倒是毫不在意。

“凛要是少放点书在包里也不会放不下了。”粉毛的男生拍了拍凛前辈的包。“走吧。”

“我在等宗介。”凛前辈把几缕头发掖倒耳后,接着转头一看,好像看见了熟人,使劲挥着手,“宗介——”

那个踩着自行车的人加快速度,立刻就到了。“贵澄,真琴。”那个男生冲他们点了点头,又揉了揉凛前辈的头发,“走吧。”

凛前辈鼓起脸,“别揉乱了。”说完也骑上车,噌噌就溜了。

“糟了!准备迟到了!”同伴一拍头,拽起似鸟就跑。

“原来这还有两个学弟一直看热闹呢。哈哈哈。”贵澄的笑声被风夹着送到似鸟耳里。

似鸟一直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这次也一样,刚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凛前辈的乐队招新,不过只是招一个助理,去的人寥寥无几,可巧就选上了似鸟。

这职位也一直只有他,就算后来乐队渐渐闯出了名气。直到后来御子柴退部,似鸟才顶了他贝司的位置,不过还是没有招新的助理。

乐队一路走来也是磕磕绊绊,似鸟加入的时候正好是凛前辈犹豫着要不要解散的时期。

似鸟的运气的确是很好。

御子柴前辈一毕业,连同他手上都街舞社一同交到凛前辈的手上,凛前辈倒是四处找人接手。他忙于乐队,实在不能一心二用。好在乐队不用招新,凛前辈才来坐镇街舞社招新,顺便拉了似鸟一起。

“似鸟君?”

是坐在后桌的女生。

似鸟唯一的印象就是黑短直。

“我想加入街舞社。”话虽然是对着他说的,但对方明显看着凛前辈,仰慕的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

“填报名表吧。街舞社还难得有女生报名呢。”凛前辈递了表和笔过去,还附赠一个灿烂的微笑。

那女生立刻就红着脸低下头,迅速填完了报名表,鞠了个躬就跑了。

“挺可爱的嘛。”凛前辈噗哧笑了出来。

似鸟没作声,他本来以为和对方的交集也就是如此了。没想到因为街舞社的事务反而渐渐熟悉起来,虽然看上去很容易害羞的样子,但执行力出乎意料地强。

当然,能让两人迅速熟起来的,果然还是凛前辈。

“为了凛前辈!”

多摩御将文件收拾好,关上门,离开了部活室。当她路过音乐室时,里面只有两个人——似鸟正在整理曲谱,凛正在调弦。

多摩御没有出声,蹑手蹑脚地蹿过了音乐室。

“这么晚还不走吗?”

随着思绪一同砸下来的是大朵的雨滴。多摩御看着窗外的雨,不由得担心起来,如果不是在巴士上,就该冲回去送伞了。

似鸟的运气一向很好。

评论
热度(26)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