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关于突然变成女孩子这件事(七)(完)

*终于完结了,好感动嗷呜~

“那样的约定……比赛和你比过了,该不会真的是那个丢脸的承诺吧!明明只是陪江玩过家家的时候说的。”

凛坐在宗介的床上,怀里还抱着一个鲨鱼抱枕。

“说不定,因为新娘是女孩子吧。”宗介忍不住揉了揉凛的头发。

“我觉得宗介更可爱啊,要变成女孩子应该也是宗介。”凛不满地啧了一声,摇了摇头,想甩开宗介拨弄头发的手。

“可爱的是凛。”宗介低笑,收回了揉凛头发的手,转为捧着凛的脸,一点一点靠近凛,看着凛的脸慢慢红起来,在马上要亲上的前一秒突然退后。

“宗!介!”

凛扔开怀里的玩偶,愤怒地朝宗介扑去,将宗介压倒在床上。而宗介趁机把凛抱在怀里,抬头,正好吻上凛的唇。

凛眨了眨眼,完全没反应过来。

宗介只是轻碰了下就想离开,谁知凛却抓了宗介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下去。舌头也不怀好意地探了进去,找到宗介的舌头,与它共舞。与此同时,宗介扣在凛腰间的手也越缩越紧。

“痛。”

凛吻够了,想从宗介怀里出来,这时才感觉到腰上的禁锢。

宗介索性抱着凛坐了起来,仍未放手,反而暧昧地揉捏起来,每一下都恰到好处,实在是舒服极了。

凛渐渐放松下来,在宗介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要试一下吗?”

凛眼睛发亮,甚至拿出手机兴致勃勃地开始查附近的神社地址。

“附近有一家求姻缘特别灵的神社。”

凛得意地摇了摇手机。

“要是能穿花嫁装倒是不错。”

宗介习惯性地拿手指去卷凛的头发。

现在凛是长发,能在手指上可劲地缠绕着打卷。

“……”

“……你认真的?”凛瞪大了眼睛。

穿女装本来就是迫不得已,穿着白无垢在神社里发下定情的誓言……太过勉强了。

完全就是被当作女性对待了。

讨厌。

“开个玩笑,本来以为母亲准备的花嫁衣可以派上用场了。”宗介安抚地拍了拍凛的肩。

“我从很早开始就喜欢你了,一直都以为那套花嫁衣没有用了。”宗介笑着说,只是眉目间隐约流露出可惜的神色。

凛紧紧抿着唇。

宗介没有说话,似乎在等着凛的决断。他手上都动作却没停,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凛的头发。

因为太过喜爱樱花的缘故,凛的很多用品都带有樱花的香气,久而久之,凛身上也沾染了这股香气。

柔顺的秀发正散发着这样的味道。

“……只有一下!不可以拍照!就就算拍、拍照也必须私藏,绝对不允许流传出去!”

凛鼓起脸,伸出握成拳的右手。

宗介意会,同样伸出握成拳的手,碰了碰凛的手。

“仅此一次!”

宗介松了手,凛自然离开了宗介的怀里。

“我去拿白无垢。”

宗介说着,就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宗介带来了新娘所需的整套的装备。

“本来以为没有机会用。”宗介笑了笑,开始帮凛梳头。

按道理,应当梳一个岛田式的发鬓。宗介也是头次替人梳头,按着手机上显示的教程,一丝不苟地梳着。

教程画的极其详细,宗介并不笨,手指灵巧地在发间穿梭。

插上三支刚摘下的鲜嫩的红色雏菊。

完工。

接下来便是衣服了。

宗介走了出去,体贴地关上门,靠在门上。

他做过许多梦,凛出现过很多次。

但没有一次是这样的新娘装扮。

狂喜之下反而冷静下来。

守护了多年的玫瑰终于舍得绽放,甜蜜的芬香令人迷醉。

宗介这时想起自己也该换身黑色的和服,匆匆找出和白无垢配套的和服换上,又压抑着激动都心情,佯装淡定地走回房间,靠在门附近的墙上。

“走吧。”

凛拉开门。

凛戴着角隐,白纱恰巧盖住了发鬓,露出脸。

宗介牵起凛的手,领着他出门。

说实话,这种感觉实在美妙。

宗介有些懊悔自家的房子是别墅,若是洋房,还能享受走楼梯。

山崎家虽不在闹市,到底也在一个交通便捷的区。

随手拦了一辆车,宗介领着凛走上去。

明显的婚礼装扮让司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样的装扮却没有其他人的陪伴,私奔的意味太浓重。

司机虽没有开口询问,内心却脑补了一场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恋爱狗血大戏。

身处敌对家族的情侣为了爱情放弃了家族,就连婚礼也只是两个人,没有任何亲朋好友的祝福。

简陋到了极致的婚礼无法掩盖爱情的光辉。

啊,这样感人的爱情有多少年没听说过了呢。

怀着这样的心情,司机到了神社,坚决拒绝了宗介付的车费。

宗介哭笑不得地拉着凛进了神社,或许是工作日,神社的人不多。

说是婚礼,他们都心知肚明只是一场仪式。

为了幼稚的约定。

站在所谓的姻缘石面前,两个人沉默着。

无须言语,一切的情意都被对方知晓。

甚至连说出口的承诺也不必。

已经不能更确信身边的这个人,会一起度过未来的时光,无论是甜蜜的,还是苦涩的,都将和对方分享。

“凛?”

宗介明显感到了握着的手变大了。

凛深恨角隐不遮脸,如今终于变回来了,可是身为男性,这样的装扮也太古怪了!何况隐隐也感到了原本合身的衣服变紧了。

“喂,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原本想这样问出口,但是当凛转头,看到那双与从前一样的眼。他发现,已经没有了问的必要。

无论变成怎样,宗介看向自己眼里始终是一样的绵绵情意,从前无法确认,不敢确认。

凛不顾现下尴尬的装扮,扯过宗介,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宗介以同样的热情回吻。

嘶拉——

“宗!介!”

凛压低了声音,怒火却没有压低。

“抱歉,凛,先不要……”

撕——

“动。”

“笨蛋宗介!”




评论(3)
热度(46)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