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花吐症

凛突然患了花吐症,并且和其他人只吐一种花不同,他能够吐出各种花。

宗介向他解释了花吐症的原因,凛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暗恋单恋谁,为什么会患这种病。

不过还好有宗介在,凛全部的话都让宗介代言了。

因而大家只是觉得凛沉默了不少,也没有发现真相。

直到某一次上课,老师随手一指就点了凛来回答问题。

凛默默吐了一朵陆荷花。

(陆荷花花语:谴责)

老师汗颜,只好让他坐下。

但不巧的是,这也暴露了凛的病症。

整个学园都开始疯狂地猜测起凛的暗恋对象。

或许在其他的学校,校园男神有了暗恋对象,男生们会狂喜乱舞。

但在男校,这样一位美丽的甚至私下里被称为鲛柄之花的人,有了暗恋对象,除了能掀起一阵八卦旋风,实在不是个好消息。

当然,各路赌局也开盘了。

有御子柴清十郎一派。

有山崎宗介一派。

有七濑遥一派。

也有似鸟爱一郎一派。

还有御子柴百太郎一派。

当然也有压路人的,也有压自己的,种种不一言表。

对凛的病症,似鸟十分担忧。

御子柴百太郎倒是十分开心,还建议凛情人节吐玫瑰去狠赚一笔,或者也可以吐个向日葵,让大家啃啃瓜子。

凛愤怒地吐了百百一身玫瑰,就走了。

百百被香气包裹着,似鸟十分好心地帮他拂去花瓣。

凛也懒得开口说话,反正一说话就是吐花。

不过凛吐出姜兰的频率倒是十分高,特别是在百百在场时。

(姜兰花语:无聊)

宗介也有点发愁,不过他愁的倒不是凛暗恋对象是谁。(他坚信是自己)

每天要说两倍的话实在太痛苦了。宗介想。

不能说话实在太痛苦了。凛想。

背负着自己与凛的痛苦的宗介,每天都要装作淡定的样子,毕竟凛表面上还是十分平静的,只不过偶尔吐出非洲堇。

(非洲堇花语:来关怀我吧)

情人节逼近了,凛从来不过这个节日。

但在情人节那天,凛默默吐了许多玫瑰,让宗介黏在一块心形的纸板上,装入心形的盒子里,然后拿出卖。

两人五五分。

毕竟是情人节,凛的玫瑰卖得不错,简直供不应求。

到了晚上,凛也累了,和宗介拿着卖花钱去享受人生。

只不过连进几家餐厅都只提供奇贵的情人节套餐,凛不满地出来,极其后悔情人节出来吃饭。

宗介倒是无所谓。

最后,凛还是和宗介去吃了烛光晚餐。

昏暗的烛光,餐桌上鲜艳的玫瑰,接连不断的餐盘。

前餐主餐汤甜点酒,实在是盛宴。

但侍者与周围若有若无的诡异视线让凛实在是不想待下去。

凛等宗介吃饱后,点点头,示意他去付账。

夜晚风凉,凛的手冰冷无比。

宗介抓过凛的手,被那温度震惊了,忍不住弹了一下凛的额头,温柔地责备道:“怎么不告诉我?”

凛不想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在街上慢慢地走着。

他们吃饭的餐厅离鲛柄不远,步伐再怎么慢也很快就到了鲛柄。

凛看着宗介,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一朵姬金鱼草。

凛看着那朵花还在发愣,宗介就迅速将凛按在墙上,热烈又温柔地吻着凛,直到凛快喘不过气才停止。

也没等凛回过神,宗介就抱起凛回了宿舍。

据不愿透露的姓名的路人表示,他们那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凛的花吐症就好了,但似乎又患上了其他的病症,不得不缺席了水泳部的训练。

(姬金鱼草:请察觉我的爱意)

评论(18)
热度(97)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