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遥凛】说声再见

*遥凛only,双箭头

*遥视角

@Dirge子   的凛视角,不说再见


十岁的神童,十五岁的天才,二十岁的普通人。

二十多岁的普通人七濑遥在神奈川开了一家餐厅,专做青花鱼。

因为新奇又做得好,说起这家餐厅,也少有人不知道的。

而且店主七濑遥的外表出众,也吸引了不少女生,再加上时不时还有店主的好友橘真琴来助阵,双重的视觉享受更是让这家店常常爆满。

只不过,最近橘真琴不来了,有女生好奇地问一脸冷淡的店长。

“真琴结婚了。”

这直白的回答让妹子心碎了一地,但客源却没有减少。

周末,来的顾客少了,七濑遥干脆闭店,边吃青花鱼边看电视。

“日籍运动员松冈凛在世锦赛上为澳大利亚赢得一块银牌。”

“铛——”铝合金的筷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七濑遥始终记得樱花树。

第一次在樱花树下,凛说他要去澳大利亚的,任性地要求他参加接力,并且格外骄傲地说会让他看到从未见过的景色。

第二次在樱花树下,面对哭泣的凛,遥伸出手,告诉凛,这次,由他带他看到从未见过的景色。

第三次在樱花树下,凛告诉遥,他要去澳大利亚,同时又抓住他的肩,凝视着遥的眼,极其认真地说:“我喜欢你。”接着又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个草编的青花鱼。

“你编的?”

“不是!”

可遥明明就看见凛手指上的伤痕。

“嗯。”

遥握紧了凛的手。

见遥答应了,凛松了口气,浑身放松下来,稍微有点埋怨地说,“因为你太迟钝,所以我必须要将这句话告诉你。”

遥面无表情,却忍不住想道:明明是你太迟钝,真琴早就看出我的心里全是你。

在凛尚未去澳大利亚的时光里,他们去海边踏着水,看着初日从海面缓缓露头,直至与海水分离;看着晚霞弥漫;看着第一朵花是怎样枯萎着。

但是,大多数时间,他们还是一起泡在水里,燃烧着。

凛走前,遥给了他一张照片,照片上凛靠着遥的肩睡得香甜,花瓣落在凛的脸上,遥温柔又小心翼翼地拿下花瓣。

最终,凛去了澳大利亚,遥去了神奈川。

立海大里强手不少,但遥就是找不到和凛一起游泳时那种燃烧的可怕快感。

他看着那些人,他们不是感受水,而是感受胶体。

不时有人来问他怎么游得快,遥照实说,只得到怀疑。

后来,遥觉得实在无聊,就直接退部,只游自己的泳。

他知道凛一定在澳大利亚专注着自己的理想,拼命地向前游着。

遥曾怨恨凛所见的未来——那是凛的理想,不是他的。

遥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凛,“我退出水泳部了,不是放弃游泳。”电话传来阵阵细微的喘气声,沉默许久后,“我知道了。”电话被挂断。

遥毫不怀疑这点——凛如果在日本,现在一定会来找他 。

凛的第一场国家级比赛那天,遥独自去了澳大利亚。

遥在观众席上,凛仿佛有所感应地朝遥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接着双眼一亮,露出鲨鱼牙,笑得极其张扬。

凛比赛时,遥的视线追随着他,仿佛能将凛拉得更近。

那场比赛,凛夺冠,举着奖杯,在记者面前神采飞扬,耀眼夺目,遥无法移开眼。

告别了教练和队友,凛冲到观众席,抓起遥的手,七拐八弯,跑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凛紧紧地抱着遥,遥感到肩上一湿,他安抚似的一下一下拍着凛的背。

凛又吻住了遥,撬开遥的唇,舌头伸进去,横冲直撞。

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幕会被拍下来。

当这张照片在澳大利亚传得人尽皆知时,遥已回了日本。

凛大方地承认了恋情,却把遥的资料咬得死紧,一句话都不肯透露。照片上人影模糊,群众也看不清脸。

关于他的恋人,凛只说了一句话。

“他是特别的。”

这场比赛后,遥没有再去现场看过凛的比赛,而选择了看直播。

同时,这场比赛让凛名声大噪,他越来越忙,训练任务排得满满,能和遥在一起的时间压缩得都快没有。

遥早已清楚地认识他和凛会走向不同的未来,只是曾期盼能有凛陪伴。

浴缸里的小海豚褪去了鲜亮的颜色,草编的青花鱼也被虫子啃得七七八八。

“我们分手吧,凛。”

沉默许久。

遥也没有挂电话。

“……好。”

声音低不可闻,就连哭腔都听不清。

分手那天,遥在家里看了一天凛的比赛,看了整整一天一夜。

第二天,遥也没有心情开店,索性坐车回老家,去探望那颗樱花树。

樱花树依旧是当年的模样,繁密的樱花堵满了心。


等遥回过神来,青花鱼已经凉了,遥只好再去热一热。

突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的是一串遥闭着眼都可以写出的号码。

没有犹豫,遥按了接通。

没有人说话。

过了很久,遥听见遥远的声音,像是自己的胸腔发出的,又像是手机里传来的。

“你能够,深深爱上别人了吗?”

我的心寻找着你,

而你并没有和我在一起。

评论(8)
热度(20)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