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关于突然变成女孩子这件事(4)

*拖到现在终于更了(。)还有人记得吗OTZ

(1)(2)(3)(4)(5)(6)

 

刚一下车,凛就感到小腹隐隐作痛,下体也好像有什么流出来一样。

凛本来还想强撑着,结果还走了几步路就差点来一个平地摔,还好摔宗介怀里了。

虽然有个妹妹,但自小就离家,回来又住校的凛对女性特有的生理现象只是隐约知道。

比起凛,宗介就算不感兴趣,也被周围的男生灌输了一些资料。

见凛痛苦地捂住小腹,脸色苍白,宗介下意识看向凛的裙子,上面有一片血迹。

宗介体贴地脱下自己的蓝色外套,帮凛围上。

凛几乎是靠在宗介怀里,任凭宗介抱着他走了。周围的人发出世秀恩爱都去死的眼神射线对他们一点影响也没有。

 
 

宗介的父母忙于工作,很少回家。宗介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住,所以宗介直接把凛带了家。

而在此之前,宗介还是带着凛去了趟便利店,买M巾。

导购小姐一见凛的样子就清楚了,热情推荐几款超薄的,凛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想装作听不见,偏偏对方还热情得不行。

宗介一边心疼凛一边还得憋笑,简直忙不过来,最后还是草草买了几包,带着凛回家了。

凛清理好后,换上蓝白条纹的睡衣,虚弱地床上挺尸。

宗介则在厨房熬姜糖水。

 
 

宗介的房间很简约,没有多余的东西。虽然想搜搜看宗介的床底有没有一些嗯哼的书籍,但疼痛还是让凛无可奈何地窝床上了,整个人缩在被子里。

满满都是宗介的味道。

凛深吸了一口气。

明明小时候约定好要当对手,结果最后成了同伴,而且还生出了以前完全没想过的情谊。

很喜欢宗介,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喜欢?

朋友般的喜欢?恋人般的喜欢?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凛,让他不敢迈出下一步。对从未恋爱过的凛来说,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而凛偏偏又以想要和对方做来区分爱情和友情嗤之以鼻,这极端违背了他的浪漫主义。

至于现实的问题,完全没有在考虑范围之内。

似乎从三年级宗介转学开始,凛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就处处有着宗介的影子,与遥的联系也因为要训练自己的队伍不可避免地减少了。

想到遥,凛又忍不住啧了一声。

疼痛中止了凛的思绪飘飞。

正巧宗介端着煮好的姜糖水进来,凛勉强坐起,靠在床头,刚想接过碗,结果宗介先舀起一勺,温柔地吹了口气,喂到凛嘴边。

凛愣了一下,突然有些生气,虽然他差不多已经忘记自己变成女孩子这件事了,但宗介那熟练的动作和明显把自己当女孩子对待的态度让凛心口闷闷的。

“宗介你啊,以前是不是有过很多女朋友?”凛边喝边问,语气里的不爽与期待真是酸酸甜甜。

“没有,一个都没有。”宗介十分坦然。

“那为什么这么熟悉这种事?”

“上网查的。”

凛松了口气,接着又气鼓鼓道:“不要把我当女孩子!”只是配上现在明显娇软的声音,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宗介应了,可还忍不住逗一下凛,“凛,你现在就是女孩子。”

“闭嘴。”

接受糟糕的事实最快的办法就是忘记它。

凛现在就处于这种状况。

没说几句话,喝了姜糖水的凛明显舒服了不少,困意渐渐涌上,不一会就睡着了,睡前只模模糊糊感到宗介帮他掖了掖被子。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

或许顾及凛的身体,宗介昨晚睡的客房。

凛有些在意,不过宗介那一副睡客房比较爽的模样让他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早餐是凛做的。

在澳洲的几年让凛点了烹饪技能,做的手工料理虽然比不上专业人士,但口感不错。

吃过早餐,按计划,两人朝鲸津走去。

只是刚到校门口,宗介就被不少人认出来,不少男生艳羡地盯着他。

“山崎,这就是凛?果然是个大美人啊。”

突然,有个男生似乎是和宗介相熟,走过来拍了拍宗介的肩,还冲凛挤了挤眼。

男生不经意地回头对身后的同伴做了个手势,同伴会意,悄悄群发这样的短信。

山崎带着女朋友来学校了,是个难得的美人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宗介烦躁起来。

更糟糕的是,他还接到久违的父亲的短信——房间的女装怎么回事,回来解释清楚。

 

评论(3)
热度(52)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