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遥凛】我爱的人

*遥视角,遥→凛,宗凛已交往设定

宗介和凛交往了。

七濑遥是第一个知道的,然而这不是凛告诉他,是现实满怀恶意地展示给了他。

遥再次有了想逃离的冲动,上一次有这种冲动还是凛在樱花树下说他要去澳洲。

这次依旧是在樱花树下,遥出于习惯想去樱花树下,那一对拥吻的身影阻挠了他的脚步。

主人公之一是他闭着眼都能勾勒出容颜的人——凛。

他看见宗介的手充满占有欲地扣在凛的腰间,将凛锁在他的怀里。而凛也没有反抗,顺从地靠在宗介怀里,抬头与宗介接吻。

八公分的身高差显得如此和谐。

遥想起自己比凛还矮一公分的身高。

他当然不在意这个,从前不在乎。遥知道凛总是注视着他,他在凛的归属上也有着盲目的自信。

盲目的。

盲目的。

遥不喜欢凛,甚至说得上讨厌。因为凛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心,让他失去平常的冷静。

和凛游泳的时候身体都在燃烧,砌墙时凛靠近会被扰乱,凛说去澳洲时从未有过的恼怒。

任性的凛,总是扰乱别人,光是看见凛就感到从未有过的感情在心口激荡。而看不见,就会忍不住想,更讨厌了。

但和他一起游泳就变得自由,想要和他游泳,只想和他游泳。

没有凛的水,是寂寞的。

而山崎宗介,初中和山崎比赛时就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凛深深的烙印,还有对方那副凛所有权拥有者的样子,真让人火大。

山崎现在这副仿佛要把凛揉进身体的样子,让遥心烦起来,但他又移不开眼。

凛明显被吻得喘不过气,难得露出的脆弱神色,不同于哭泣时令人心疼的脆弱,而是一种十分诱人的脆弱,让人想……

遥看见宗介松开了凛,又立刻紧紧地抱住,凛也抱住了他,笑着抱住了宗介。

遥移开眼,转身离去,当走到足够远时,他折身,远远地看见那两人还在树下卿卿我我。莫名的烦闷涌上心头。

遥终于决心不再回头。

初中时就说凛动不动就哭的山崎。是啊,凛就是在山崎面前经常哭。

“如果我说了,你会哭啊。”

这种话说出口就是想让那家伙哭吧。果然,哭了吧。

心疼山崎到不行的凛。

遥踢着路上的石子,不小心踢跑了,只好无聊地踢落叶。

凛,凛,凛。

直率的凛也没想过隐瞒,来岩鸢的时候就带上了山崎,说这是我的男友时那又是害羞又是骄傲的神情,哼。

遥坐到一边,远离那群人,渚兴奋的声音让他疲倦。遥抬起头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一丝云也没有,就这样赤裸裸地出现了。

遥又想起了六年级时模糊的梦境。

那是在水中和凛比赛,身体疯狂燃烧,甚至还流出热流。

醒来时只记得凛最后那比青花鱼料理还要引起人食欲的笑容。

更不舒服的是湿答答粘糊糊的内裤。当遥拿内裤去洗时,意外地遇见了妈妈,还被夸奖长大了。

凛的梦是什么呢?

会是我吗?还是山崎呢?

山崎。

遥不自觉地去看凛,看见凛用格外温柔地眼神凝视着山崎,山崎更是过分地差不多把凛整个都搂怀里了。

爱情的嘲笑声在耳畔响起。

遥这次决定转身离开,不再回头。

我共你,真天生一对。

遥想起自己以前的信念,抬头看着广阔到无法靠运动征服的天,默默想着过去的凛。

过了一段时间,山崎要和凛一起去澳洲发展了。山崎还是好好宠着凛,这样任性的凛,山崎喜欢得不得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遥已经受够了外出总能看见山崎和凛在一起。

跑步的时候看见凛边跑还歪头对山崎甜蜜地说着什么,两人还一起开心地笑了出来。

和真琴,渚,怜出去吃饭,也能看见山崎和凛吃猪排饭,两人居然喝一罐汽水。山崎那种人,也会和别人喝一罐汽水。

就连在岩鸢,也会听到江说起凛,还带一个山崎。凛和山崎看罗曼蒂克的爱情电影,凛感动到哭得稀里哗啦。凛总是这样感性,而且还不承认哭了。

更让遥不安的,是凛和他游泳的时间,次数都不再像往常那么多,那么频繁。

因而,凛带着山崎走的时候,遥竟感到一丝轻松。

“那么,再见了。”

凛这种时候还牵着山崎的手,只用一只手向大家告别。

而在过安检时,遥清楚看见宗介低头亲了亲凛,凛又亲昵地用膝盖顶了顶山崎的膝盖。

遥突然觉得心头一空,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快步走了出去。

回到家,遥凝视着窗外的天空,飞出去的蝴蝶,不会再回来了。

他的思绪飘忽起来,他又想到了樱花树。

那随着时节更替而纷纷落下的樱花,落满了他的心,风吹也吹不走。

“这是我的恋人,山崎宗介。”

依稀听见了凛的声音。

遥闭上眼,坠入深渊。

评论(13)
热度(56)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