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遥凛】人鱼王子(1)

红心国和黑桃国结盟了。

一向寂静的红心国皇宫却闹翻了天。

王子松冈凛强烈抗议,拒绝接受与黑桃国的婚约。

“我不会同意。盟约与婚约并没有关系。”松冈凛挺直了身,强忍着怒火。

“那么就让江嫁去黑桃国吧。”女王冷冷道。对她的儿子,她总是了解的。

松冈凛几乎是怒视了宝座上的女王一眼,愤懑地回房,每一步都踏得分外用力,重重的脚步声打破了安静。

他对结盟自然无异议,而婚约……

凛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双苍绿色的眼。

联姻者是橘真琴,不同他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对方在黑桃国是第九顺位继承人,不知为何被派来联姻。

他们以前见过几面,凛只留了个温柔的单薄印象。

推开门,凛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他的骑士——山崎宗介。

山崎宗介,绿翡翠公爵的二儿子,因为不能继承爵位索性被公爵送去当骑士,结果被凛一眼挑中。

骑士与王子之间的契约不可违背,骑士对王子效忠,誓言献出自己的忠诚,自己都生命,永不可背叛王子,否则会被誓言的力量折磨至死。

凛右手背上的符文则是契约成立的象征,凭着这,他可以命令宗介做任何事,尽管他从未这样做过。

“你愿意跟我走吗?”

厌倦了这个处处受限制的宫廷,凛终于下定决心一走了之。

“当然,我的,殿下。”

宗介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下,拿起凛的右手,轻吻了一下符文。

凛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让宗介起来。

宗介低笑了几声,站起来,“殿下,既然要私奔,总该做好详细的计划。”

“才不是!是出去历练!别忘了我魔法师的身份。”凛踹了宗介一脚,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凛的计划简单,他只需要一艘装满物资的大船。因为不知道会在海上飘荡多久,必须要准备充分。而魔法可以代替船员驾驶船。

虽然红心国女王的强权让不少人畏惧,但凛毕竟是王子,所需要的船也由他的附属备好了。

夜里,凛带着宗介连夜出宫,来到无人的渡口,跳上船,操纵船飞驰。

凛站在夹板上,看着渐行渐远的皇宫。

他记忆里有着零碎的片段,那时的母亲十分温柔,就像传说里的天使,而不是一直以来的独裁者。虽说所有人都告诉他,他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但他的记忆里的的确确有父亲的影子。

再见,母亲。

再见,父亲。

再见,江。

海风吹起林的头发,红发飘扬,更显他的俊美。

突然,大海激动起来,如同离去多年的子孙回来一样狂喜,抱着、抛着海上唯一的巨轮。

宗介在船颠簸时立刻把凛拖进了船舱。

面对如此热情的海浪,奇异的是,凛丝毫不觉害怕,反倒觉得格外熟悉。但宗介眉间的忧虑一览无余。

“宗介,你是我的骑士,我会保护你。除了我,没有人能夺取你的生命。”

凛握住宗介的手,放在心口,直直看入宗介深邃的绿眼,坚定道。

宗介什么也没说,只是更加握紧了凛都手。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凛脚踝上的蓝色丝带突然亮了一下。

相反,黑桃国的橘真琴相当顺从地答应了,而且还极为巧合地与凛在同一时刻出发了。

橘真琴对凛都印象也只源于寥寥的几次会面,对方那与发色一样张扬的性格和强大的实力让他印象深刻。

真琴虽资质不错,可他对魔法天然的畏惧让他实力不过尔尔。

他的船队没有凛的幸运,悉数成为大海愉悦的牺牲品。

海非同寻常的表现让人鱼们警觉,海豚族的人鱼七濑遥浮出水面,二一个波浪正好把真琴砸到身上。

秉承海豚救人习惯的七濑遥费力救起真琴,化作人身,坐在他身边,等他醒来。

他已领悟大海传递的信息。

“是……是你救了我吗?”橘真琴一睁眼就看见一双如海的眼,他的心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耳垂也红了起来。

“嗯。”

正当真琴想道谢时,对方又继续说:“我要你带我找一个人。”

“那么,是找谁呢?”真琴问,于此同时,他也在暗暗祈祷不要是对方的恋人。

遥凝视着左手的红色丝带,仍是面无表情,眼神却明显温柔了不少。

“凛。”

评论(3)
热度(40)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