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红胡子海盗

*童话风……大概

凛酱海盗继承人设定

那还是一个海盗肆意,神权与王权没落的时代,他们掌握着海上的霸权。而其中最为有名的,则是红胡子的鲨鱼舰队。

红胡子姓松冈,但由于他那红色的乱糟糟的大胡子,被称作红胡子。

然而幸运女神总是花心。

儿子的去世给予了红胡子极大的打击,他带着儿媳和孙子孙女,占了一大片土地,成了那的领主。

而松冈家的城堡,或许是出于建筑师的恶意,抑或许是红胡子的偏好,并非当时贵族间流行的洛可可风格,而是阴森的哥特风。这更是加重了领民对松冈家的恐惧。

他们对松冈家的人都怀着掺满了恐惧的敬畏。

山崎家是一户落魄的贵族,听说也是一出罗密欧与茱丽叶,两个人抛弃爵位与财产,私奔到此。他们的儿子,山崎宗介,天生就有一股不凡的气势,周围的小孩与他交好的寥寥无几,只有一个叫贵澄的与他还算玩的不错。

对于神秘又阴森的松冈城堡,山崎宗介十分感兴趣。

而当他在城堡外的墙边漫不经心地走着时,一团红色掉了下来,正好砸中他。

“砰——”

痛。

山崎宗介想。

而掉在他身上的人,慌慌张张地从他身上爬起来,着急地问他怎么样了。

好看。

这是宗介看见那人正脸的第一反应。标志性的红眼紫发已经昭示了他的身份,松冈家的小少爷——松冈凛。

对方见他半天不回答,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泪汪汪的还挺可爱。

咳咳。

山崎宗介回过神来,掩饰地咳了几声,刚想安慰对方说没事,但腿却毫不犹豫地背叛了自己。

“我背你吧!”

松冈凛见山崎宗介像是骨折了,眼泪掉得更凶了,作势要背山崎宗介。

山崎宗介看了看比自己小一圈的松冈凛,叹了口气,说,“你扶我回去吧。”

说完,把人扯到怀里,拿手帕帮他擦泪。

虽然这么哭哭啼啼一点也不像男孩子,不过看着还挺可爱的,但是,一点都不想看见他哭。

爱哭鬼。

山崎宗介想。

总之最后还是拖拖拉拉地把宗介送回了家,凛也出了一大身汗。一路上收到的围观可不少,有指指点点那就是松冈家的继承人的,也有看宗介笑话的,还有惊讶这两人怎么搞在一起的。

宗介的父母对凛十分友善,还捏捏凛皱着的小脸。凛一直窝在宗介身旁,满脸担忧。直到有人来接,凛才格外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对凛而言,这个意外砸中的男孩,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接下来,凛又借着送药天天朝山崎家跑,又认识了贵澄。不过见他们俩天天腻歪,贵澄哀叹了一下人不如新,就迅速果断地去勾搭其他人了。

这俩人,完全插不进去,怎么能愉快地3P呢?

唉——

宗介也终于有机会进入松冈城堡探险,只不过每次都被凛拉着留下来。

凛的床是KING SIZE,两人在上面怎么滚都没事。

不同于整座城堡的压抑,凛的房间十分有生气,就如凛一样。

他们在这张床上赏月,看书,游戏,在这张床上说尽了心中的话。

因为幼时五官未张开,凛看着像女孩子,还被宗介的母亲笑说是宗介的小妻子。

快乐的岁月稍纵即逝。

童年的结束带来了分别。

红胡子旧日的部下来到了这座城市,对大海的渴望是流在松冈的血里的。

为了重现当年的辉煌,凛出海了,带着爷爷野心勃勃的叮嘱——“松冈家的男人,注定要征服海洋。”

而宗介选择了骑士的道路,被送去研习剑术。

尽管如此,两人的联系从未中断。

凛总是会告诉宗介一路上新奇的见闻,常常还有各式稀奇古怪的礼物,比如什么的罕见是花的标本,奇特颜色的贝壳,绘有神秘图案的银币等等。

有一次,是一个精致的绣球。

据说东方人都用这个来寻觅伴侣,扔绣球的人和被绣球砸中的人是神定的眷侣。

凛又开玩笑地说,虽然我没有用绣球砸中你,不过我自己砸中你更有诚意吧。

而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信件了。

宗介一直在等待。

在月光倾撒的夜晚,他开始写信。这些信总会得到收信人的手里,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宗介的剑术越发精深,已是老师的得意弟子,也渐渐有了名气。偶尔他也会听见红胡子,诸如现在的红胡子可是个没有胡子的美少年这样的传言。

一身血腥的凛倒在沙滩上。

听到消息的宗介差点刺穿了对手,他连夜赶回家。

“别看那家伙长得像个小白脸,是条汉子,没堕了红胡子的名声!”

酒馆里,水手喝着酒大声嚷嚷着。

“妈的,那群龟儿子只敢玩阴的!”

……

……

舰队在回程时被另一伙海盗伏击,鲨鱼到底是鲨鱼,硬是全灭了对方,尽管自己伤了一半。

凛在家休养,全然不知外面有人焦急难安。他还以为宗介不知道呢。

松冈家的大门对宗介总是敞开的。

宗介还是见到了凛,看着躺在床上吃葡萄的凛,宗介松了口气,看样子是好的七七八八了。

“凛,我想知道你的全部经历。”

熟知对方报喜不报忧的个性,在其他人都走后,宗介问。

凛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好几次都差点死了,但想到有人在等我,不管怎样都要活着回来。”

在海上的历练让宗介听得心疼。

凛身上的伤疤在休养里被各种上好的药除去了,单看外表还是那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气质截然不同,就如锐利的鲨鱼牙一般。

松冈凛到了适婚的年龄。

山崎宗介也是,但他父母开明,让他随意。

领民选出城里最漂亮的姑娘送去城堡。

热热闹闹的婚礼,全城人都来参加了,冲天的喜气。

宗介独自在家,看着那个绣球。

这样也好。他想。

突然,“嗒嗒”的敲门声抓回了他的思绪。

宗介怀着难以遏制的激动开了门,门口倚着一身白礼服的凛。

“今晚月色真好啊,宗唔——”

凛被压在门上亲吻。

宗介的舌头狂野又热情地绞起他的舌头,缠绵地共舞。

凛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

第二天的大海上,鲨鱼的旗帜飘扬。

松冈凛和山崎宗介在海风中交换了一个又一个吻。





评论
热度(27)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