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宗凛】松冈凛的早晨

*其实最初只是想写动物化的宗凛——宗介狼叼着凛喵


     

松冈凛这下彻底理解了“Everyday is a new day.”这句话。   

  “喵——!”     

一觉醒来就发现身体不对劲,想要说话发出的也只是猫叫,松冈凛有些烦躁,下意识地啧了一声,发出也只是喵的一声。这让他更烦恼了,忍不住亮出爪子挠了挠床。突然床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凛的尾巴炸开一圈毛,却看到一匹狼站在自己床前,还甩了甩毛。     

猜出这是宗介,凛爬前了几步,正想跳到地上,却在半空中被宗介叼起。宗介十分小心地咬住凛脖子上的毛,也没弄痛凛。凛不满地叫了几声,想让宗介把他放下来。宗介低头,将凛放到地上,又舔了舔凛头顶的毛。 

凛乖乖让宗介舔着,又专注地看着宗介的眼睛,在里面看见自己一身毛都与发色一致。凛看够了,就用肉垫拍了拍宗介的腿。

宗介停下舔舐,叼起凛,朝门走去。

凛抗议地叫了几声——这种状态出去完全不行!

门一推就开,凛记得自己昨晚还特地锁了门。而外面也不是宿舍的楼道,而是一片森林,看上去神秘又危险,偏偏又勾着人想进去。可当他们走出宿舍,门便消失了。

宗介放下凛,让凛走在前面,宗介则慢悠悠地跟在后面,边走边打量四周,探测有无危险。


凛在前面跑,看着像是一团寒绯樱在滚动。

突然,一只兔子跳了出来,背对两人,头一点一点地啃着草。

凛眼神一亮,他倒不是想吃,只是想尝试捕猎。他伸出爪子,绷紧身体,猛地蹿到兔子身后,将兔子压倒在地,爪子扣住兔子的脖子。

正当凛得意时,从树丛里缓缓走出一匹狼,凶恶地朝他呲牙。

宗介一改懒洋洋的样子,冲到凛身边,摆出进攻的姿势,与那匹狼对视。

宗介动了动鼻子,靠近凛,嗅了嗅。凛一松爪子,兔子立刻就逃到狼的身边。那匹狼这才嗷了一声,转身走了。

宗介似乎领悟到什么,舔了舔凛的耳朵。凛立刻受不了地喵了一声,露出肚皮躺在地上。

宗介趁机舔凛的肚皮,又从肚皮舔到尾巴,像是要留下自己的气味做标记。

凛任宗介舔完,甩了甩毛,走到附近的一个湖旁,看倒影。见毛发被舔乱了,凛刚想啧,又意识到自己现在是猫,只好再度发动肉垫攻击。


等凛梳理好毛,宗介叼着凛朝深处跑去。

树越来越高,漏下来的阳光也越来越少,不时还传来乌鸦哑哑的叫声,森林逐渐露出阴森可怖的一面。

跑了不久,忽的出现了一座童话里的屋子——一座用甜食搭建的房子。

宗介后退了几步,嗅了嗅,放下凛,似乎是让他做抉择。

凛默默看了房子许久,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当他走到门前,门自动开了,凛和宗介一起走进去,发现又回到了宿舍。

而门也在砰地关上后消失了。


屋内漂浮着许多盛满回忆的气泡。

有两人比赛种朝颜的,有凛教宗介游泳的,有宗介请凛喝可乐的,还有一同夜跑的。

凛好奇地戳破了一个气泡,周围的场景开始扭曲变换。

凛看见了幼年的自己和宗介正在一起吃雪糕,回头看了看此时的狼形态的宗介,努力露出一个笑容。

天知道用猫的脸笑有多困难!


很快场景又变回了宿舍。

凛跳上床,喵了几声示意宗介过来,然后伸头,在宗介的脸上舔了几口。

趁宗介现在听不懂,凛又喵了几声,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我喜欢你。

谁知宗介突然眼睛亮得像内置了白炽灯,嗷了一声。

凛竟也神奇地听懂了,完全呆了,浑身都炸毛了,看着像圆了一圈。


“还好是梦……”

凛醒来,看着自己的手,大大地松了口气。

想起梦中情不自禁的告白,凛下定决心,对着上铺的床板,元气满满地喊了声:“宗介!我喜欢你!”

却只听见上铺传来嗷的一声,凛吓了一跳,下床一看,发现上铺竟然站着一匹狼。

“喵——”

凛突然变成了一只猫。






评论(3)
热度(30)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