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动黄昏

神隐中。

【茨酒】暗里着迷

*现代AU,拳击手吞

  

  

  “茨总,您来了。酒吞先生刚上场,放心,我们给他安排的对手都有分寸,没有重伤对手的恶习。”地下拳击场的负责人引领茨木朝他专属的小包间走去。

  近来拳击场的幕后老板茨木频频来访,都是为了看最近名声大噪的酒吞的比赛。说来,酒吞还隐隐有拳王的称号,而他入行不过短短时间,实在是后起之秀。

  摄像头忠实地从各个角度记录着酒吞的一举一动,高清大屏转述着摄像头的所见,茨木咽了咽喉咙,让房间的人其他人都去门口守着。

  他欣赏着酒吞的每次出击与回避,汗水从酒吞泛着光泽的胸肌上流到腹肌。茨木忍不住回忆起他为酒吞抹橄榄油时的情形。酒吞几乎是赤/// 裸...

【茨酒】茨球

*茨酒是一个组合的爱豆设定

如果用词再暧昧一点大概就不用外链了QAQ

  

  “哈……快、快点……马上就要上台了……”

  “我们压轴,起码还有两小时。”

  茨木说着,加快了冲撞的速度,无意识地收紧了抱着酒吞的手臂。

  “呜……你、你难道就这么上……哈……上台吗?别留下痕迹。”酒吞将头埋在茨木怀里,以防泄出呻吟,门外不时传来的急促脚步声让他忍不住收紧了后方。

  谁也不会想到,在如此重要的表演前夕,时下大热的CJO组合正在私人化妆间里胡作非为。

  “挚友身体里好舒服。”茨木尽管已经泄了出来,却仍旧不肯拔出来,他抱紧了怀里的酒吞,大有再来一次的意图。...


【茨酒】江湖救急委托服务

*扶他茨注意!

*依旧是委托

  

  “吞吞,不好了!隔壁寮茨木变成女体之后变不回来了!”晴明冲进寮,好不容易站稳后扶了扶帽子。他刚想抱住酒吞,结果酒吞已被茨木举起,放到自己肩上坐着。

  “什么事?”茨木问。

  晴明干咳了几声,展开扇子遮住半张脸,“倒也没什么,只是想让吞吞去隔壁寮看看,据说只有酒吞能让茨木变回来。何况这次委托奖励异常丰厚,吞吞去了绝对不亏。”说到奖励,晴明的眼睛一亮。

  “不去。”茨木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本大爷要去。”酒吞从茨木肩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回来之后,本大爷要升五星。”

  或许是因为当初酒吞是被茨木带大的缘故,又兼之酒吞未觉醒前对茨木一...

【茨酒】出乎意料的委托

*从时间顺序来讲是委托系列的中篇,姑姑来帮茨酒带BABY的故事,姑姑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前篇,后篇

  

  

  “真是奇怪啊。”我捡起地上不知何人扔下的委托,委托书旁还放着满满一盒御魂。

  展开一看,竟然拜托我去照顾两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唯一的要求就不能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我立刻就心动了,这种照顾婴儿的事,正是我最拿手的。把寮里的事物托付给萤草后,我张开翅膀,用力扇了扇风,飞向委托书上所写的地点。

  “呜哇哇哇……”接连不断的哭声响起。听起来声音洪亮,看来不是饿着了。我安心落地,快步走了进去。

  “茨木童子?”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守在木制摇篮边的式神。

  什么时候,竟然...

【茨酒】不能接受的委托

*奇怪的委托前篇,改造成双性注意,游戏设定

*中篇,后篇传送门

  

  

  “我接下了。”晴明满意地收下一盒勾玉和御魂,挑了几个给酒吞童子换上,趁机摸了摸酒吞的胸,“这次的委托奖励很丰厚,是去处理森林出现的异动。吞吞自己去可以吗?”

  “本大爷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酒吞十分自信,背着鬼葫芦就离开了寮。

  他按照委托上的指引前行,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奇怪……为何有一股如此熟悉的气息?酒吞暗忖,巡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鬼怪。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走进了迷雾环绕的森林。

  刚踏进一步,酒吞就觉得不妙——这里实在是太过寂静了,连鸟的叫声都无,只有他踩落叶的沙沙声。他竖起尖耳...

【茨酒】奇怪的委托

*游戏设定,双  性注意

*前篇传送门,中篇

  

  

  找回失踪的酒吞童子?

  在接到这个委托时,晴明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些隐隐的羡慕,毕竟他的寮中还没有酒吞童子。他摇着扇子,随手点了两个SSR的大妖,“这家的阴阳师也太粗心了。茨木、荒,就由你们两个去吧。”

  茨木嗯了一声,面上带出几分不情愿,似乎只想自己单独去。不过如今被契约束缚着,他也不能随心所欲。荒倒是无所谓,径直出了寮。茨木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两人一路上都沉默着,只有抓来小妖怪打探消息时会出声。

  只是,抓来的妖怪,却无人能答出他们所需的信息。只有一只古笼火低声告诉他们最近有一片森林...

【茨酒】家里的茨木犬和酒吞喵的故事

*主人=晴明=玩家

  

  第一天

  

  “吞吞,快看,这是茨木哦。”晴明按住在怀里不断扑腾的幼犬。

  “喂!来打一架吧?”

  酒吞漫不经心地舔了舔前爪上的粉色肉垫,尾巴尖却轻微地摇来摇去,“啧,真麻烦。”

  茨木趁晴明蹲下来替酒吞挠下巴的时候窜了出来,围着酒吞跑来跑去,似乎在观察些什么。

  “喵嗷!”酒吞尾巴炸开,扭过头一看茨木正咬着他的尾巴尖。

  见酒吞回头,茨木立刻兴奋地跑开,酒吞果然追了上去,最终一个跃起,跳到茨木身上,用肉垫暴揍了茨木一顿。

  “本大爷才是这里的老大,知道没有?”酒吞按住茨木软软的布满白毛的肚皮。

  “挚友!”茨木摇了摇尾巴。...

【茨酒】一位茨酒粉的微博记录

真的不知道发微博体戳到LOF哪个敏感点了……发文字要屏蔽,发图片就直接删掉整篇日志

清水,但还是走外链,ABO世界观,茨酒都是艺人

http://m.weibo.cn/3321202712/4098380932196125

【茨酒】一夜纵情

*蒙眼PLAY


  “是谁?”酒吞童子警觉地竖起尖耳。

  他原本在追逐一只行为诡异的蝴蝶,不想在立即要捉住蝴蝶之时,突然眼前一黑,再有意识时,便发觉双手和双腿都被束缚,可恶的绳子还从胸前勒过,眼睛亦被遮住。一阵冷风袭来,酒吞打了个冷战,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赤裸的。

  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突然消失。

  似乎是停在了自己面前。酒吞想。

  “别碰本大爷!”酒吞拼命扭动着,企图挣脱绳子的束缚,可惜并没有挣开,甚至手腕脚踝还被擦红了。普通的粗绳根本捆不住鬼王,但如今酒吞不知为何连妖力也全无,比最次等的小妖还不如。...


【茨酒】49片茨木与晴明

*游戏设定,晴明=玩家,私设碎片的人格和记忆都不完整

  

  晴明寮里的SSR只有酒吞童子,若算上碎片,则还有49个小小的茨木童子。

  这49个小茨木几乎霸占了酒吞出战之外的所有时间,甚至还想霸占酒吞的身体。但是被晴明以污染视觉为由把他们一个个从酒吞身上扒了下来,他在扯粘在酒吞胸上的小茨木时格外用力。小茨木们当然不同意,数次组团围殴晴明,但是晴明一开龟缩罩他们就没办法了,何况对他们而言,和晴明争夺还要浪费和挚友一起睡觉的时间。两方僵持之下,最终达成共识——茨木们可以粘在除了酒吞的胸之外的任何部位上。

   “腹部也不行。”酒吞说着,从腹肌上揪下一只小茨木。

  “这里更...

【茨酒】惊爆!酒吞竟然脱单了!对方不是茨木!

*现代AU,只有LZ的论坛体,路人视角

茨酒日摸的一条鱼,大家茨酒日快乐~❤ 

  

  LZ用期末考核发誓,标题绝对是真的,如果是假的就让LZ满门都挂。

  先说我是怎么发现酒吞学长有女友的。

  那天挺晚了,我刚从实验室出来,独自走在被戏称为保研路的小道上,心里还有点怕。没想到居然看见了酒吞学长走在前面,那一头红色大波浪马尾在昏暗的月光下也依旧瞩目。然后,他还牵着一个白长直的妹子,那妹子块头有点大,看着比酒吞学长大一圈,衬得酒吞学长都成了个矮子。而且这妹子穿着十分热辣,露腰短袖上衣和超短裤,可惜就是胸太平了,不过一双大长腿非常值得prpr。

  然后!

  你们绝对不会相信我...

【茨酒】育吞日记

*游戏设定,茨木带大吞吞的日记

  

  X年X月X日 晴

  挚友终于来了!安培晴明竟敢说是他的酒吞,分明是我的挚友。

  小小的挚友还没有我的地狱之手大,真是世间第一可爱的鬼怪!

  挚友在我的手心睡着了……偷偷亲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X年X月X日 多云

  带着挚友去了茨木童子同盟会,一路上挚友坐在头上不停地玩我的角,有点痒。

  被一群茨木童子围着的挚友似乎生气了,鼓着脸拽着我的衣服不说话。这副模样真是可爱到了极致!

  和大家交流了下养挚友的经验,没想到只有寥寥几个茨木养大过挚友,其他不是被挚友养大就是没有挚友。

  难怪对我的挚...

【茨酒】尾随之后

*警告!含有部分chu手&暂时性双xing产ru情节注意…………………………蒙面逃走

*以及……伪·3P……本体=茨木童子,幻化出的分身=茨木,分身受本体操控,感觉也直接传递给本体


  

  茨木童子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酒吞童子身边了。

  根据传来的消息,茨木童子最近老是往一处森林跑。酒吞童子不免有些好奇,因而就寻了个机会,隐匿了身形,悄悄跟在茨木童子身后,看看到底有何吸引他的。森林里落叶多,踩下去难免发出沙沙的声音。茨木回头看了几眼,什么也没发觉,却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唇角。

  “什么……!”

  茨木童子的身影渐行渐远,酒吞想要...

【茨酒】春心萌动

*游戏设定,茨木=小茨木,茨木童子=大茨木

*小茨木看到大茨木和吞吞不可描述


  在茨木来前,寮里已经有了一爪能尸横遍野的六星茨木童子,因此安培晴明一直没有费大力气养他。不过他还是很高兴,因为晴明让酒吞童子带他,尽管是因为当初酒吞是被茨木童子带大的。晴明总是带着茨木童子四处出战,偶尔让酒吞带着茨木出去升级。

      身量尚不及酒吞的茨木总是仰着头看酒吞战斗的英姿,在他眼里,没有比酒吞更强大的妖了,更遑论酒吞还那般美丽。当酒吞察觉到茨木憧憬的目光,他也会摸摸茨木的头,唇角勾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茨木则是兴高采烈地又说一堆赞...

【茨酒】酒吞养成计划

*超无聊的游戏网站小编发的攻略


  《酒吞养成计划》是由Shuten公司推出的一款恋爱养成游戏。玩家在游戏中要扮演一位阴阳师,在管家的协助下,养育鬼王转世的酒吞到十八岁,期间可通过学习、打工来改变酒吞的各项数值,同时也有多位可攻略角色,按照数触发的事件以及数值决定酒吞的结局。这次,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茨木线攻略。

  1年

  1月。格斗课X3,小茨木来挑衅时选择「无视」,触发意外接吻事件,得到CG一张。

  2月。格斗课X2,触发分组事件——和茨木被分到同一个格斗小组。然后去丹波山旅游,触发过去的回忆,得到酒吞昏迷CG一张。这个回忆一定要触发,是酒吞和茨木在樱花树下喝酒的一段记忆,...

【茨酒】超人气偶像酒吞恋人大曝光

*现代AU,记者茨木视角的第三人称

还有五分钟。
茨木看了看手表,酒吞马上从居酒屋里出来了。这是他常来的一家位于深巷里的小店,每次都在里待上一个钟头。
酒吞刚出道时,茨木就自告奋勇来跟酒吞了。跟了这么久,茨木对酒吞的作息了如指掌。出乎意料,他没有拍到什么黑料,非要说的话,就是嗜酒如命了。但是这个料也被酒吞的公司塞钱公关了,最后报道出来不是酒吞爱好酗酒,而是酒吞千杯不倒的神奇体质。
因为酒吞没有什么大料可曝,杂志社已经考虑让茨木转跟其他艺人了。没想到最近圈里开始流传着酒吞有秘密恋人的传言,茨木也被交付了一定要拍到酒吞和恋人的亲密照的任务。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他已经喜欢上了跟拍酒吞这份工作。
酒吞...

【茨酒】艳遇

*国产ABO,天乾茨X地坤吞,标记=结契,雨露期=发qing期

  

  

  夏日祭不仅仅是人类的节日。

       不少鬼怪化作人类的模样混迹其中,或是为了有趣的捞金鱼、捞水气球,或是为了美味的鲷鱼烧、苹果糖,又或许是为了花火大会。

       于酒吞童子而言,今年的夏日祭同往常并无一二,仅仅是为了排遣寂寞,或许还会利用这个机会进食。

        所以,...

【茨酒】猫吞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吞吞意外变成了喵

*喵之间,舔方处于较高地位,被舔方属于从属地位。

  

  

  楼里新搬来了一户人家,是一个单身男子和他的猫。

  他的猫生得异常可爱,性格却很凶悍,打遍整栋楼的猫无敌手。因为是长毛猫,所以掉毛比短毛猫多,常常能在楼道里见到他的偏红色的猫毛。

  老实说,我不知道那只猫确切的名字,听隔壁的青长直美少女青行灯说叫酒吞童子,可是他的主人又叫他挚友,而且不许我们叫他酒吞,要尊称他为鬼王。

  忘了说,他的主人叫茨木,真是奇怪的名字。

  酒吞,或者说鬼王,今天又蹲在楼梯的扶手上,审视着每个进楼的人。我猜想他是在等茨木回来。

  “鬼王~...

【茨酒】迷魂酒

*高中校园AU,学弟茨木X学长酒吞,含私设

*只是想写葫芦和打着打着突然不可描述而已><

  

  

  “喂,你们在干什么?”酒吞皱起眉看着角落。他没想到自己刚出校门就遇见勒索事件,对方还是几个陌生的小混混。

  尽管还是高中生,酒吞就继承了大江山,被尊称为鬼王。这个绰号不仅仅暗指他的武力高得不可思议,更是说他的行为实在如鬼一般神秘莫测,比方说他打架的工具居然是一个挂在腰间的中等大小的合金葫芦。

  “滚远点,别惹事。”那几个小混混亮了亮小刀。

  酒吞走近才发现被勒索的是新来的转校生,茨木。他和对方没有打过交道,听说是个从不惹事的优等生。一见才发现对方的装扮实在是...

【茨酒】后遗症

*接双性吞的后续

 *产//ru怀孕注意

  

  酒吞童子近来总是觉得困乏,原本他日日出去猎艳觅食,但自从前不久意外被茨木上了之后,他为此心烦意乱,连猎艳都没了兴致。近来更是糟糕,他常常胸闷,原本柔韧的肌肉似乎软了下来。

  他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分明是上等的佳酿,如今也觉得无味。酒吞靠在鬼葫芦上,又忍不住想起茨木。他没有驱赶茨木童子,茨木童子却自己消失了。

  啧,敢做不敢当吗?酒吞童子有些恼怒,他正想下令通缉茨木童子时,对方却忽然闯进这设下禁制的殿宇。

  “挚友!”茨木童子先是兴奋地唤了一声,接着把手里提的人甩到地上,“我抓到那个阴阳师了,这就为挚友解除符...

【茨酒】悪ノ召使

 *意外把吞吞改造成双性

 *时间线是在茨木被砍断左臂之前

  

   大江山的鬼王失踪了。

   过了一段时日,寻找酒吞童子的茨木童子也失踪了。

  传闻,他们被一位极其强大的阴阳师收为了式神。

  这个传言在鬼怪中传开,众鬼人人自危。

  不过……这个传言倒也不算错,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确在一位阴阳师的庭院里。

  “明日黄昏之时,改造就会彻底完成,届时,您就可以彻底拥有鬼王大人了。”阴阳师跪下为昏迷的酒吞童子贴上新的符咒。他并不是什么强大的阴阳师,被茨木童子找上门时十分害怕,但知道了茨木童子所求之事……他仔细端详,被世人认为恐怖的酒...

【奥尤】Game Over

*AU,键盘手x主唱

*舞台上啪,猫化,R18

*「」内都是啪啪啪时播放的音乐歌词,文名是歌名

*为防屏蔽部分外链

   

  

  “我们走了,Bye~”

   奥塔别克冲同伴挥手,整个酒吧只剩他一个人。此时天色沉沉,本来酒吧都是夜晚营业,但今天出现特殊情况,天一黑奥塔别克就关了店。

  同伴走的时候顺手关上了门,奥塔别克起身去锁了门,才小心翼翼从外套里提出一只比他手掌还要小的黄色幼猫——这是他的酒吧最受欢迎的驻唱歌手,也是他的恋人。

  早上醒来,奥塔别克就发现恋人变成了一只幼猫。不放心尤里一个人在家,奥塔别克把尤里藏在外套里,带去了酒吧。当一干员工问...

【奥尤】跟迟钝的人谈恋爱

*尤里:才不是谈恋爱!


下雨了。

尤里看着不算大的雨点,打算冒雨冲回家,刚迈出一步手就被拉住了。

奥塔别克:“要和我一起走吗?”

他撑开伞,这把伞将将能容纳两个人。

尤里啧了一声,乖乖被奥塔别克牵着走了。

奥塔别克把伞向尤里那边倾斜。

“喂,你是没力气了吗?我来担伞。”尤里挣开被奥塔别克握住的手想去抓伞柄。

“有。”奥塔别克说完,搂过尤里的肩,让尤里就像靠在自己怀里一般,伞仍旧倾斜着,只是不太明显了。


间接接吻

尤里:“你的面看上去很好吃。”

“是沾酱面。”奥塔别克夹起面条,就往尤里口里送。

尤里自然地吃下了,奥塔别克接着...

【遥凛】Train

 *凛凛生日快乐!今年也会比去年更加爱凛❤

 *含私设,哈鲁视角,第三人称


       今天,是凛前往澳大利亚的日子。

        明明早已下定决心不去送别,遥却早早醒来,然后再也无法入眠。他躺在床上,日光透过窗漏进来,刺在眼睛上...

【奥尤】我的秘密

 *兽人设定,所有人都可以兽化和半兽化

 *奥塔把尤里捡回家养的神展开故事

 *奥塔西伯利亚虎,尤里黑足猫

*人类社会的职业:奥塔野生动物摄影师,尤里超模


 对于兽人而言,幼崽十分珍贵,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一旦在外见到孤身的同族幼崽也会捡回去抚养。  

 奥塔别克如今就捡了一只这样的虎族幼崽回家。这只幼崽尚未掌控化形的能力,露出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连手脚也还是爪子的模样。奥塔别克见到他时,他正在一棵老树下磨爪子,树叶间隙漏下的日光映得金发晃人眼。

彼时奥塔别克还是兽形,正当他打算变换成人形时,那个幼崽回...

【奥尤】神秘女友

*记者小哥视角,第一人称

*无性转


          哈萨克斯坦的英雄疑似有女友的消息在报社流传。

          前辈把几张照片拍在我桌上,发出重重的响声。“一定要挖出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前辈双眼发光。

          我仔细翻看照片,第一张是奥塔别克搂着一个人的肩,那...

奥尤百热度以上图文整理

*只总结ONLY奥尤的图文,单人图会注明

*标准:热度100+  原创  

*文主要整理完结

*作者标的是LOF ID(若打不出LOF ID则标微博)

*奥尤图/文四篇以上的只放LOF 主页地址


图:

卡酥 http://cadsu.lofter.com/post/1c5b70_d45830c


渣子 http://zhazi4.lofter.com/


靴下猫腰子http://xuexiamao.lofter.com/post/2f899b_d4c0b29

http://xuexiamao.lofter.com...

【奥尤】家猫喜欢的玩偶坏了

 *只有楼主及楼主回复的论坛体

 *奥塔普通人设定


      1L

      我家尤里十分喜欢一个熊玩偶,从来到我家的那天起就每天抱着睡,最近那个玩偶被他不小心咬坏了。从玩偶被咬坏的那天开始,他连罐头也不吃,每天都没精神地团成一团躺在垫子上。我用电脑时也不会跑过来躺在键盘上。

     我跑遍全城也没买到一样的玩偶。

     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好...

【奥尤】我家的汪好像看上新来的奶猫了

*只有主楼的论坛体


        我家原本只养了一只灰毛阿拉斯加犬,叫奥塔。

        最近被朋友送了一只阿比西尼亚奶猫,是原始色加绿眼,特别可爱,朋友给他取名叫尤里。这种猫被称为芭蕾舞猫,走路体态特别轻盈,弹跳能力也强。

       扯远了,刚把这只猫接回来,我家汪就很好奇地凑过去舔了舔,因为奶猫还很小只,奥塔一次就能把他全身都舔了。尤里好像...

【奥尤】Strawberry

继续狂野情人的设定,依旧是西伯利亚狼X黑足猫

这次是尤里酱初次魂现,有私设注意!

R15吧……大概,无插入行为

全文点我


下面放一点预览好了w

   这幅景象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穿着黑色舞服的金发儿童优雅地抬起穿着白色舞鞋的腿,轻松地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大踢腿,明明应该是一个短暂的动作,在奥塔别克的眼中却放慢了三倍速。

       看似如此轻易的动作,当时的他却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 香动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